圣墟 第1152章 大杀器诛群王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152章 大杀器诛群王

    楚风清秀的脸颊上带着怒意,身体都在略微颤抖,这自然不是惊惧,而是一种愤怒在爆发。     在他的脚下,东北虎的半截身子都扭曲着,骨头都碎掉不知道多少截了,血肉软趴趴如泥,太凄惨了。     楚风赶紧收起来,再被神王层次的人震动一次,东北虎连血泥都剩不下,只有飞灰。     “杀!”楚风轻叱,在他的掌心中,捧着一把轮回土,当中更是有黑色的木矛,不过筷子那么长而已。     但是,这却寄托了他无边的杀意,想就地格杀武疯子的后辈传人,干掉这个在练七死身的可怕神王。     “嗯?!”     他接连试了几次,怎么催动黑色木矛都没有反应,这就尴尬了,他煞气滔天,满头发丝乱舞了起来,结果却雷声大雨点小。     事实上,他这么一通大喝,怒发冲冠与杀机无边的样子,还着实让那浑身都被乌光覆盖的男子略微凛然,还真以为他有杀手锏。     武疯子的这位传人通体乌光澎湃,自他身上绽放的光芒冲霄而上,撕裂电磁风暴,让附近的倾盆血雨都在呼啸与乱飞。     然而,什么事也没有!     不仅是他,就是得到黎龘传承的那个可怕神王,也觉得诧异。     至于老古,则用一只细嫩的少年手掌捂着自己的额头,替楚风尴尬。     你叫那么响有什么用,怎么不杀啊!     老古心都沉下去了,他自然已经知道,在通天仙瀑那里时楚风如何干掉神王莫雷的,又是怎么将西天组织的追杀者击毙的,对此抱有极大的希望。     结果怎么也没有料到,现在哑火了。     “杀!”     楚风又连着叫了几声,结果还是毛用都没有,什么黑色闪电,漆黑如同来自地府的木矛复苏,都没有发生。     他自己的脸皮都发烫了,这叫什么破事?也太不长脸了!     关键是,他现在没有成功激活黑色木矛,就意味着他与老古都危险了,会陷入死境中,多半要步东北虎的后尘。     “呵呵……”得到黎龘传承的那个身穿赤红色的甲胄的男子笑了起来,很轻慢,也很冷酷,眼神幽冷。     这是一种嘲笑,更是一种蔑视,在战场中发生这种虚张声势的情况,实在显得有些可笑,对方在他眼中太卑微,在他看来,这是抬手就能拍死的弱势进化者。     事实上,他一巴掌就拍过去了,傲慢、不屑、冷酷,俯视,很张扬而霸道的一巴掌就向着楚风的脸膛扇去,想要抽到此人炸裂,给楚风一种非常不体面的死法。     “你行不行啊?!”老古都替楚风焦急与脸红,能否活下去,逆转生死,全靠楚风手中那根破木棍。     轰隆!     与此同时,老古出手,带着血雾,周身激射撕裂虚空的赤霞,跟那人拍击过来的手掌撞在一起,替楚风挡住。     他想让楚风全力以赴,再试一试黑木矛的威力,释放大杀器的潜能。     轰隆!     虚空颤栗,无边的裂缝蔓延,老古大口咳血,他的身体果然有某种严重的缺陷,随着时间推移迅速体现出来。     他挡不住这个人,自身吃了大亏,远逊于此前的表现。     “一个老家伙,借尸还魂吗?我好像看到过某种记载,曾经有一个人晚年自葬己身于天金石棺中,别告诉你是……古尘海?!”     得到黎龘传承的这个身穿赤色甲胄的生物,人形体魄,身材挺拔,双目如深渊,宛若可以吞噬人的灵魂,极其慑人。     他带给人不可想象的压迫感,向前迈步,居高临下,俯视着少年身的老古,那种霸道,那种侵略性的目光,让普通的神王根本承受不了,要窒息。     “你这个欺师灭祖的小崽子,忘记自己所学属于谁了吗?跟武疯子的后人走在一起,你还要脸吗?!”     老古大口喘气,脸上缺少血色,一片苍白,他受伤太重,想要对抗下去的的话,有些力不从心。     同时,他真的是怒怨无边,有太多的不甘与怨愤,他大哥这一脉的人怎么能跟武疯子一系的人走在一起?     那个穿着赤色甲胄的男子有些惊异,道:“不会真是你吧,一个从史前……活到现在的老怪物?有点意思,这要是捉住,关在笼子中去送给武究极,他老人家多半会露出笑意!”     说到最后时,他自身先笑了,有些兴奋,也有些激动。     至于他口中的武究极,自然是带着敬意,特指武疯子。     老古的心沉了下去,他大哥当年教了三个弟子,难道其中一系彻底沉沦了,这种态度让他心态要炸。     他心中焦躁,愤慨无边,那一系不是自身灭亡被人夺走传承,就是彻底变质了!     “唔,你别祭那个黑木柴了,同我说说,它到底有什么用?”这时,浑身都被乌光笼罩的那个生灵开口,他原本在戒备,对楚风手中的东西有点忌惮,可现在放松了。     当然,他可没有就此彻底失去警惕,在说话的同时也在狠狠地出手,要将楚风压制在那里。     轰隆!     楚风张口喷出一道雷霆,想要藉此对付七死身,这是将闪电拳理解到高深层次的妙用,威能巨大无匹。     然而,这根本无用,对方的七死身释放出一股死之力,将那雷霆与闪电都被侵蚀并瓦解,消散半空中。     并且,这个生灵踏步上前,带着冷酷与残忍之色,这是一个三转绝王般的存在,普通的神王在他的眼中什么都不是,可轻易镇杀!     “萤火也敢与皓月争辉?”他轻蔑,言语间自信,对楚风极度的不屑,根本不放在眼中。     楚风大怒,这还没分出胜负呢,对方就敢这么蔑视他?     事实上,此人现在对老古也浑不在意,俯视着道:“束手就擒吧,在我眼中,你们都是路边的杂草!”     嘴上霸道,言行傲慢,但是他却压根都没有住手,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在强绝而霸道的出击。     他一步踏出,死气更重了,恨不得第一时间将楚风与老古都给压制到俯首地面,避免意外发生。     那是三转绝王的死气在沸腾,他全力以赴,并招呼那个穿着红色甲胄的的男子的一同出击,先镇压对面两人再说。     当然,他对楚风不想下死手,想留个活口,他能够看出,对方身上有秘密,想催动那木矛,但出了意外。     他想逼问究竟,同时他对石罐感兴趣,想搜楚风的魂光,了解详情。     轰隆!     老古拼命,催动血气,跟那两人决死对抗。     楚风也恼怒,进入阳间后,这是头一次如此的被动,后面还有四个神王包抄上来,这是要陷入绝境了,几乎要断绝生路,让他愤懑而又凛然。     “你我之下,神王皆粪土!”     武疯子的后辈传人开口,看向得到黎龘传承的男子,两人相视而笑,这是完全不在乎老古与楚风,丝毫没看在眼中。     两人出手时,压制的老古咳血,身体剧颤连连,他的致命缺陷出现,无法保持强大状态了,自身要崩开了。     武疯子的后辈传人踩着洒在地上的轮回土,脸上笑容冷酷,乌光滔天,越发的强势。     “说吧,那罐子还有你手中的木矛究竟有什么秘密?”他逼问。     随后,他呵斥道:“别等我亲手割你头颅慢慢拷问你,聪明的话,就赶紧道出究竟。”     与此同时,他全力以赴,乌光化成符文,密密麻麻,将老古与楚风前方覆盖,画地为牢,要炼死他们两人。     哧!     这个时候,楚风终于祭出杀手锏,让那木矛激射了出去,贯穿黑色光幕。     “居然需要石罐!”楚风暗惊,想要激活此矛,除却轮回土外,居然也同那罐子有关。     可是,罐子的主体在武疯子的传人手中,他自然没法动用。     还好,他手中还有石罐的盖子,最后关头进行尝试,装满轮回土,祭炼木矛,居然成功了。     武疯子的后辈传人满脸的冷酷之色,蔑视两人,甚至说他足以俯视一群神王,他有这种资格,他原本就想成为最强天尊,不然也不会练七死身。     可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     那一道乌光,如同撕裂上苍的不朽之矛,直接贯穿那浓郁的死之力场,就这样刺透了过来?     而且,他根本躲避不开,当场就被剖开胸膛,被贯穿了过去,那乌光将他撕裂。     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急促而短暂的叫声,就眼前发黑,噗的一声瓦解了,自身化成一滩黑色的污血,形神俱灭。     最后的刹那,生命消散时,他的执念在咆哮,怨恨无边,死的太冤了,不甘心啊!     可是木矛震动而过,他连执念都剩不下!     而那黑色的小矛并没有停下,而是在激射,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形后,将身穿赤红色甲胄的男子的也身体刺透,避无可避。     他也闷哼一声,满脸的震惊与不相信,他怎么会死?     他可是得到了黎龘的传承,这个天下,有几个神王敢与他相抗?他与武疯子的后辈传人并肩而立,能俯视成片的神王,身份高贵,今天居然会死,被人扼杀了?!     这也太凄惨了,他真是不甘心啊,原本是王中的无敌者,今天这样惨死在岛屿上,无人知晓,死的犹若蝼蚁般轻贱,太不值了。     一个是三转绝王,一个是天纵神王,原本可睥睨天下同层次的进化者,真正能笑傲群伦,为了血脉果,希望自身更进一步,登上这座岛屿,最后却这么轻飘飘的被人干掉,结束一生,实在是怨愤滔天。     两人死不瞑目!     “啊……”     后方,那四个神王都惊呼,太震撼了,他们是那两人的追随者,武疯子的后人就这么死掉了?太过不真实。     他们都知道,那两人有可能会在不久的未来渡劫,成为强绝一时的天尊,怎么就被人这样击杀了?!     四人一起扑杀,想要逃走的话不现实,都在第一时间做出凌厉进攻的反应。     然而,那木矛早已先一步旋转而归,接着又一次被楚风祭出去,不就是会损失一部分轮回土吗?他承受得起,豁出去了!     噗!     那头皮毛灰色的老天狗被贯穿,死于非命。     哧!     那头通体金黄,宛若上古天龙般穿山甲,滚滚盈天的血气暗淡,它的头颅被击爆,瞬时毙命。     另外两个人形生物也都无声的倒下去,眉心洞穿,而后炸开,躲避不开。     四位神王都在最短的时间内被格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