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363章 惊动上苍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363章 惊动上苍

    鬼哭神嚎,飞沙走石,撕断星河,魂河畔发生了不可思议之事,剧烈的碰撞,各种能量相互纠缠。     一时间,蒙蒙雾霭弥漫而出,想要向着三方战场扩散,透过那特殊的通道涌现出来。     而此时战场上很可怕,不少小世界被波及,正发生大爆炸,不断的猛烈解体,这是一片人间惨剧。     魂河尽头,石碑发光,漫天黄沙飞舞,那都是曾经的神魂,但是却化成了沙粒,积淀于此,而今在这片诡异之地呼啸。     大浪滔天,魂河内传出刺耳的叫声,有兽吼,也有厉鬼般哭泣,更有星球滚动,从那昏暗的天外坠落,都带着血,坠落进魂河中。     噗通!     浪花更大了,清洗苍穹,淹没天空!     这片地带简直让人不敢想象,魂河哀嚎,天空坠下染血的星球,让亿万里宽的魂河轰鸣,到处掀起惊世波涛。     至于尽头那里,钟鼎齐鸣,那两块残片共振,爆发出无以伦比的能量,要打穿古老的门户。     斑驳陈旧的门户上,一片殷红色,可怖的血在流淌!     那血太妖异,而且有无边的诡异气息!     这是门内渗出的血,有什么生物受伤了吗?很难判别。     血液在门上出现后,天地都妖邪了,可怖的气息扩张,那血液居然……要熔炼母气中的残片!     此时,后方,石碑轰鸣,无尽的黄沙溶化,成为一种特殊的神性粒子,又有部分化作道祖物质,铺天盖地,向着门户砸去。     一时间,那片地带模糊了。     并且,门户那里,隐约间竟传出一声沉闷的声响,像是门户在开启,又像是有猛兽复苏,其喉咙在动,有音节发出!     此刻,外界一片狼藉,无比的可怕。     丝丝缕缕的雾霭从能量通道中泄出后,导致不少秘境崩坏,血腥而残酷,让众人全都胆寒与恐惧。     唯一庆幸的是,早先楚风所在的小世界先行瓦解,两位天尊形体撕裂,血溅厄土后,已经引发许多人胆寒,迅速逃离各个秘境所在的区域。     不然的话,也不知道要有多少人惨死,多少进化者覆灭,要葬在炸开的秘境中。     即便如此,此地亦形成毁灭飓风,相继有二十三个小世界爆碎,一团又一团刺目的光绽放,宛若要焚烧阳间。     爆炸中心有天尊嚎叫,激烈挣扎,留恋这个世间,奈何抵挡不住那种飓风,在快速的死亡。     正是楚风所在秘境爆炸后,那两个肉身瓦解的天尊,他们的魂光逃逸出部分,原本有希望活下来。     可是现在,随着这片区域的恶化,两人都惨死了。     到了后来,一点魂光都没有剩下,焚烧成灰,当然还有大半魂光被牵引进能量通道中,化成两颗光点,没入魂河。     “曹德!”     六耳猕猴大叫,他确信,这个结拜兄弟完了,再也见不到,因为连两位天尊都形神俱灭,一个大圣怎么能独活?     弥清、黎九霄等人也叹息,在战场认识曹德还没多久,他身为第一山的弟子,竟然惨死在这里?     “兄弟!”大黑牛、老驴、东北虎也大叫,眼睛通红,这才重逢,难道他就又死去了吗?     此刻,他们都早已退到足够远处,避开了这场大劫。     但凡离的过近的进化者,全部惨死了,不是魂光被吸走,飞向亿万里时空外的魂河,就是被小世界解体所碾爆。     此时此刻,就是天尊也没有办法,不敢接近,谁过去谁死!     “终有一天,我会回来!”     这一刻,一道声音响起,楚风在石罐中发出低语,他要离开了,趁乱驾驭石罐远去,摆脱这片战场。     这句话是他早先自那石碑上听到的。     现在,他要去进化,希望迅速崛起,踏出自己的路。     世间已经大变,他需要更强,才能在天地间立足,不然的话将来只能是可悲的蚁虫,别说参与到乱世博弈中,有可能稍不留神就会被“天空中的巨龙”无意中落下的巨足而踏死。     石罐横空,并未收到魂河的牵引,相反将那丝丝缕缕溢出的雾霭全部震散,最后石罐离开前更是发光,将那条路震断。     它几乎斩断魂河与这片战场的联系。     楚风凛然,此时石罐晶莹,近乎透明,他能够看到外面的一切,此灌竟有如此伟力?!     至此,人们只能模糊地看到魂河尽头的景象。     “你们听到了吗?我刚才好像听到了曹德的声音!”     “他说了什么?!”有人不相信。     可是,的确有少数人格外的敏锐,觉得疑似听到他的言语。     “像是……终有一天,我会回来!他这是不甘心吗?还要转世回来!?”     一些人惊疑不定,的确有人听到,但是九成九的人都不信,一个大圣也敢大言不惭,还能再现世间!?     这一刻阳间许多强者都赶到三方战场外,远远的见证这场天祸,想评估这场大劫日后的持续后果。     此际,最为遗憾的是少女曦,还没有来得及与楚风相见,不曾与他密谈,他就不见了。     周曦很担心,也很惶恐,无法淡定了,怕楚风真的死在那秘境的崩坏过程中,即便知道他有些后手,可还是一阵手脚冰凉。     “楚风哥哥!”银发小萝莉也在暗中低语,满脸的泪水,伤心欲绝。     这一刻,她的姐姐映谪仙望着焚烧的秘境区域,一阵出神,被斩掉不久前的部分记忆,她有的只是现在的某种复杂情绪。     “曹德,你死不足惜!可惜,羽尚一脉的印记呢?要从此断绝。啊,大恨啊!”     沅族有一批强者赶到,愤恨无比,许多人眸子开阖间,都绽放出冰森而可怕的光束,充满了遗憾。     “曹德,你还想回来,还想再现?也不看看你是谁!有什么资格。不过,我倒是真的希望你能复活,带着印记回来!”     沅家一位老者低吼道,握紧了拳头,他满头发丝都枯黄了,这是一位大能,亲临现场,可惜来晚了。     然而,像是回应他,居然真有声音发出,震撼了所有人。     “终有一天,我会回来!”     不过,这不再是三方战场上的声音,而是魂河那里的残缺石碑发出的神秘波动。     让所有人都在一瞬间像是受到了某种心灵冲击,魂光都仿佛短暂凝固。     沅族的人毛骨悚然!     同曹德说的一样?所有人都吃惊,而后发呆。     轰!     魂河那里,剧震不已,人们看到了最后的可怕场景。     路即将彻底断开,什么都模糊下去了。     最后的关头,那石碑上所有字符都发光,并且它拔地而起,向着魂河尽头镇压了过去,神圣与恐怖交融,大爆发。     无边的道祖物质沸腾,淹没门户。     此外,钟鼎齐鸣,同时发光,将那门户渗出的血蒸干,那妖异的血无法熔炼它们。     轰!     黄沙漫天,将魂河尽头彻底覆盖,石碑镇压而下,将那门户哀鸣,血液溅起三千尺,诡异大雾极速扩张。     石碑将那里镇压了吗?     而后,那片地带,连那石碑以及钟鼎残片都不见了。     许多人都想知道,那里究竟怎样了。     可是,那片地带却越发的模糊,连向外面的路在断裂,一切都暗淡下去了,不可预测。     不过,在这个时候,却有怨魂长嚎,想要逃离魂河畔,挣脱出来,为人们带出来几许消息。     “魂河尽头那里没有开启,它们不曾回来,就已经如此,而我最后的一缕真灵也保不住了,要溃灭了吗?”     早先,那生有腐烂羽翼的生物,他居然没有彻底绝灭,留下一丝真灵执念,依附在某件特殊的残甲上。     那块残甲发光,想要挣脱,逃离魂河畔。     可是,现在,那块残甲焚烧,迅速成为灰烬,他也惨叫着,最后的一丝真灵执念也都溃散了,再也不可能出现。     这一刻,阳间亦有人开口:“凭你也想血祭阳间大界,你错以为这是小世界了,这可是当年的‘旧地’之一,你认错了地方!”     人们骇然,这是谁在说话。     “你爷爷我在说话,汪!”一只大黑狗探出硕大的头颅,也不知道它究竟在何地,投影于大地上。     在它之畔,有一口残钟,上面有一位中年男子披头散发,伏尸在上!     它居然又显化了,主要是因为魂河尽头发生诡异魂力,让那伏尸的残钟生出感应,共鸣起来,导致黑色巨兽亦跟着警觉。     “我感应到了,那个人的鼎也在共鸣,我去找他,我相信,他一定还活着!”黑色巨兽低吼,投影消失,就此不见了。     这一刻,人们意识到,魂河尽头真正的大决战并未发生,有的只是兵器残片的共鸣与冲撞。     那片诡异之地,始终都没有真正开启过。     通过那生有腐烂羽翼的生物的最后执念发出的声音可知,门户后真正的东西始终都没有出现过。     现在,或许只是未来真正大爆发的预演!     但是,今天魂河出现,那里扩张出的气息太惊人了,而且钟鼎齐鸣,还有最后时刻石碑镇压那片厄土,释放出了可怕的信号。     阳间各地都有异象出现。     并且,还有更为可怕的事发生。     天穹上,流转出无以伦比的能量,而后裂开一道缝隙。     有一张黄纸飘落而下,它焚烧着,一时间气息太骇人了,竟导致域外的星海中有些星斗都跟着燃烧!     “什么情况?!”     “天啊,域外的星海,有些区域开始焚烧了,阳间今日一次又一次遇上大劫,真的要破灭了吗?!”     此刻,连天尊都在惊叫,简直难以相信眼见所见到的事实。     “这是何等的伟力?!”一位大能身体看起来无比的孱弱,颤颤巍巍,形体枯槁,他都有些站不稳了,满脸惊骇之色,仰望苍穹。     “难道那是上苍的力量,惊动了那里?!”有来自界外的使者低语,脸色煞白。     黄纸焚烧,阳间天地间大道轰鸣!     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完整的天地秩序复苏,整片阳间大世界有磅礴能量震荡。     那只是一张写满字的黄纸,竟有如此威力,导致这样的后果!     它是点燃的,在下落的过程中,天穹四分五裂,伴着星星点点的血。     唯一庆幸的是,它最后化成了灰烬。     其中一部分灰烬飘落向战场,堵住了魂河通向战场的最后裂缝,将此地覆盖!     还有一部分灰烬,飘落向远处,落向第一山。     于此时刻,九号霍的抬头!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神变》 《火影--六代目》 《玄灵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