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51章 一道光,黑的发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51章 一道光,黑的发慌

    像是哭来,又像是在笑,他就这样化作微尘,随风而散,从此世间再也不见。     “大哥!”老古满脸泪水,扑在光雨熄灭地,摔倒在那里,像是受伤的野兽,在那里低吼。     “师傅!”两位弟子大恸,泪如雨下,跪在地上,颤抖着,用手捧起一些浮土。     女弟子的双手都在哆嗦,将土捧在心口,想要抱在身上,挽留住黎龘,可是其实什么都没有了。     “你是盖世的英杰,绝代无双,从来都不会败,怎么会死?师傅!”女弟子大哭,泪水模糊双眼,悲咽泣血。     另外一名弟子也是泪如泉涌,不断用头磕在地上,砰砰声震裂阴州冻土,他恨不得以身替死,换回黎龘的性命。     “大哥,你怎么会死?你说过的,天都收不了你,你不会死去的。”老古颤颤巍巍,悲唤道:“你快回来好不好?”     其实,他知道,黎龘再也难以回来了,化作光雨,化作微尘,世间见不到了,没有了痕迹。     “师傅,我愿以我的命换你驻留人间,你不要死啊!”女弟子捂住那些土,牢牢的抱着,泪中带血,不断的轻唤。     与此同时,星空深处,大战亦结束!     宏大的炉体瓦解,万道崩断,所有的虚影都炸开,化作光雨洒落,这一战终于落下帷幕。     关于黎龘的,现场只有一杆残破的战旗留下,沉落了下去,要跌入宇宙深渊中,坠进无边的黑暗。     竟是这样落幕,黎龘在阴州的执念与星空中残留的血液几乎是同时溃散。     “死了,黎龘竟这样死了!”     无数人喃喃,都有些难以相信。     战场瓦解后,有部分光雨落下,飞出星空,朝着阳间大地而去。     可惜,这片微弱的光雨虽然已经很顽强,但终究还是未能够飞出星空,在那冰冷的宇宙中溃散。     最后的一抹流光也熄灭了。     虽然已经临近阳间,很快就可以落在大地上,但它还是散却了,没有留下丝毫。     “我只是想回来看一看阳间,看一看这片故土,看一看这片山河……”     这是黎龘最后残余的话语,很虚弱,也很飘渺,在星空下回荡,然后便一切都寂静了,一片虚无。     整片阳间彻底安静,没有了声音。     曾经那么强大的人,竟这样死去了,在世人的面前走向生命的终点。     或许,他早已死在了史前,如今回来的也只是一道执念,他想再看一看故土,看一看熟悉的山川,看一看部众的安息地,所以他拼尽力气,打穿阴与阳之隔,回归阳间。     心有执念,千古不散,溃灭前,他是否心愿已了?     大地上,许多人都有些伤感,毕竟那个无比强大的人,提到名字就是无敌的代称,盖世无双,可是刚才竟很虚弱,喃喃出那样的话语。     “黎龘!”有人轻唤。     “死了!”也有同时代的人见证过他的辉煌,此时怅然若失。     他这样死去,令不少人黯然,这与他们想象中的黎龘不一样。     许多人叹息,如果黎龘史前没出意外,不曾死去,真身回归,他会有多强?     渐渐的,阳间一片喧沸。     宁静被打破,黎龘执念死去,震动天下,各方都在议论,有人黯然,有人伤感,也有人无所谓,不在意,正在评价谁才是最强者。     宇宙深处,几人脸色冷漠。     无论是黎龘执念也好,真身也罢,这几位出手的强者都不曾动摇过信念,到了这个层次,都有舍我其谁的自信。     有人脸色阴沉,很不甘心。     黎龘消散,大炉解体,可是并未看到万母金印,找不到终极书。     接着,有人盯上了黎龘留下的唯一的残旗,就想彻底轰碎,让它归为宇宙尘埃。     “停!”武疯子阻止,双目深邃,宛若天渊,在瞳孔中有世界崩塌,大星陨落,电闪雷鸣的可怕景象。     他要亲自动手,追溯黎龘的过往,这么多来的执念怎么过来的,将万母金印留在了哪里。     后面,有人略微迟疑,虽然很想让抹除关于黎龘的一切,让残棋就此形散气灭,可还是停下了脚步。     几人都知道,武皇手段高超,拥有莫测的神通,尤其是掌握有时光术,这是无上的禁忌妙术,可观过去。     甚至,当修行到至高境地时,还能够洞彻未来,真正的通古晓今,无所不能!     武皇单臂擎大旗,罡气激荡,残破的旗面猎猎作响,让星空都再次动荡了起来。     即便是武疯子也有些神色复杂,这是当年黎三龙的战旗,是其标志,镌刻着他一生的战绩以及所经历的血与火等,而现在却落在他的手中。     身为对手,作为曾经的大对头,哪怕他依旧如心冷如铁石,不为所动,可还是忍不住低头观看此旗。     大旗面上,有很多破窟窿,连三条龙都断裂了,有干枯的黑血残留,黎龘一生的荣光与悲歌尽在此旗中!     “古往今来,时光追溯!”     随着武疯子开口,他那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在这片星空下回荡,隆隆作响,许多星骸都被震裂了。     一刹那,大旗飘起,浮现出朦胧的光,武疯子以时光术演绎奇景,在追寻黎龘的过往,探寻终极书。     不过,在此过程中,不是很顺利,主要是黎龘当年太强,残留的规则等还有些没彻底熄灭呢。     这种人一般来说不可逆溯,只要他活着就难以被人这样窥探。     “可惜,你终究是死了,所以挡不住时光追溯术,终极书显化吧!”武皇开口。     话虽然这么说,这也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时断时续,不是多么顺畅,各种模糊的画面流转。     “漆黑一片,阴气滔天,这真的是大阴间?”有人惊讶,盯着大旗上朦胧的光幕。     在武皇的控制下,时光术很诡异,刹那溯过往,许多不重要的模糊画面瞬间消逝,留下一些至关重要的场景。     几人都皱眉,黎龘所呆的空间有限,只是在一块死地中?     “嗯?”     忽然,武疯子意识到,这当中有大问题,即便黎龘死了,似乎也在有意遮盖真相,并不想让人知道他的秘密。     “几位助我一臂之力,轰开这片黑雾!”武皇道。     因为,他这种举动太逆天,本就受天地排斥,所以现在有些吃力了,让另外几人相助。     主要也是因为,黎龘当年布置过后手,故意遮蔽天机,增加了巨大的难度,而武皇的这种逆天举动又犹如逆水行舟。     当一片黑雾被几人合力震散,朦胧的光幕中出现裂痕,都要瓦解了,崩溃了。     “定!”     武疯子抬手一指,光束覆盖,让大旗上的画面稳住。     这一刻,几人都出手了,到了关键时刻,他们可不想功亏一篑,都想看到黎龘做了什么,留下了什么。     一时间,大道轰鸣,繁奥而可怖的符文交织,绚烂如虹,照亮了漆黑的天宇。     现在这片破碎的星空,居然比之前大战时的能量还要浓郁,还要惊人,可想而知这几人多么的重视,毫无保留。     他们要揭开迷雾,看一看黎龘想隐藏什么。     “找到了,破开!”武皇喝道。     一片雾霭,像是薄纱般被他轰散,露出真相,那是大阴间吗?     冰冷的冻土,灰暗的天穹,无序的岩石山,一口石棺被锁在石林中。     仔细看,那所谓的石林都是规则所化。     或许,这块锁棺之地也是规则的演绎。     “棺是真的,黎龘死了,遗骸在里面?我感应到他的气息,确信他尸骸腐烂,真灵永寂。”武皇开口。     到了他们这种境地,直觉可怕,神觉敏锐,追溯到过往后,心中瞬间就有了答案。     一口破烂石罐,仔细看,那是……由世界石开凿而成?!     几人瞳孔收缩,对他们这种究极生物来说,那也是至宝,是一个世界的根基之石,被炼成了棺椁。     泰恒开口,道:“我感受到了黎龘的散乱气机,死的有些惨啊,肉身被侵蚀,彻底烂掉了,失去了所有的神性,而魂光亦腐朽,最终沦为尘埃。”     “嗯,那是……”另一人低呼。     终于有重大发现,在棺盖下压着什么东西,导致此棺没有完全闭合。     “一块石头?”     “不,是万母金印!”武皇开口。     棺椁有缝隙,不曾压盖严实的棺盖下,有一块小印,看起来不起眼,但是武疯子确信,那就是万母金印!     “黎龘真是恶棍,他这是故意的,将万母金印留在那里,明明白白的给追溯者看,让你犹豫不决。”     一人叹道,有些恼恨。     想都不用想,棺椁所在地很危险,真要是过去,并亲手开棺取印,肯定要付出惊人的代价。     毕竟,那里是大阴间!     对于实力足够强的人,能够追溯到此地的进化者,黎龘便不加掩饰了,明白的展示给你看,想要吗?     “这是致命的……诱惑,涉及到终极书,这恶棍故意针对我们的,让你进退不得!”一人恨恨地说道。     终极书很重要,可是,谁又敢为此轻易踏足大阴间?     “再追溯!”武皇开口,想要探究的更清楚一些,甚至他想知道黎龘当年所有的遭遇,发生意外的瞬间都经历了什么。     可惜,黎龘在阴州出事的过往不可追溯,因为涉及到了太多。     其中,或许也要算上武疯子几人,当年算是参与了一部分。     轰!     阴雾震荡,棺椁更清晰了,甚至能感受到那里的规则力量,看到了各种大道碎片流转。     “嗯,在大阴间,怎么会有阳间的大道气息,有阳间规则弥漫?!”一人惊异。     “去阴州!”武皇开口,而后,在他的脚下出现一条璀璨大道,洞穿宇宙,蔓延向无尽遥远之地。     几人皆启程,赶往阳间大地。     不久后,他们降落在了阴州,而这时老古几人早已警惕的离去有段时间了。     武皇有种怀疑,黎龘的葬身之地,埋棺之所,可能就在大阴间的入口附近。     不然的话,何以能够感受到阳间的大道碎片在流淌,有阴与阳共交融的规则秩序在流转。     阴州,其中心地是一片厄土,灿烂的阴间门户还在,裂缝刮出大风,黑雾瘆人,两界像是随时会贯穿。     武疯子背负双手,立身在此地,面对那道古老的金色门户。     他的双瞳化成符文,时光流转,秩序化作神链,自瞳孔中飞出,而后又没入那道黄金门户的裂缝间。     轰!     阴州大地剧震,黑雾滔天!     强如武皇也被迫倒退,而后一脸惊容,他的脸色变了,感觉很震撼,让他生出这种表情,可想而知多么的惊人。     “黎龘这个恶棍!”     武疯子再次开口,咬牙切齿。     其他人惊异,也纷纷探查,惹的黄金门户剧震,大阴间的气息瞬间扩散了过来,席卷苍茫天地。     黑雾翻涌,整片阴州都被覆盖了,一片漆黑。     “那具棺椁就在门户后方,这是诱惑我们吗?”     “想动那口棺,必须要轰破此门,他这是想让我们自己贯通大阴间,主动开启那古老的禁忌之门!”     这一刻,他们仿佛看到了黎龘嘲讽的笑容,东西留下了,就是诱惑你们,敢亲自开启大阴间吗?!     没人愿意当千古罪人,便是果决如武皇都一阵踌躇,止步不前,其他几人更是犹豫不决,愤恨不已。     “这是我阳间的瑰宝,黎龘怎么敢遗落在大阴间,还诱惑我等开启这条通道!”一人恼怒道。     “不止如此,你们看,这口棺的八个角上都一道锁链,八链锁棺,每一条链子都有不凡的来历。”     “嗯,那是什么?有几条锁链应该是……其他进化文明之路的大道轨迹,被他攫取部分,熔炼到了那里,锁此棺椁?!”     一人吃惊,其他人闻言也心中剧震,全都动容。     谁敢做这种事?发现其他进化支路就足以是震动古今的大事件,而黎龘居然抽取那条路的大道规则,压他的棺材板,竟做出这种事。     “还真是破罐子破摔,他那时绝望了,复生无门,已尽全力,结果留下这么一堆可恨的烂摊子。”有人道。     毫无疑问,多了其他进化支路的大道锁链,会无比的凶险,便是究极生物下场,也很容易出事。     毕竟,那是一个文明的大道链条,绝非想象的那么简单。     黎龘能够挪移乾坤,用来压棺材板,也是个人才,逆天了。     “万母金印要拿回来,终极书不能落在外面,关乎甚大,那是从天帝葬坑中捞出的东西,不容有失。”武皇开口,做出决定。     不过在此之前,要准备充足,布下后手。     其他人也有决断了,立刻命令亲传弟子带来他们需要的一些材料,准备封困此地,亲自动那口棺。     “确信黎龘死了吧,形神俱灭?”这时,有人忽然说道。     “形腐烂了,神确信死了,我曾去地府入口坐镇,探查,各路都无他的痕迹!”一人开口。     “死了!”武皇开口,他有黎龘当年的一滴真血,他以无上法以及时光术推演过,黎龘当年就死了,这次的确是执念回归。     “嗯,确实死了。”另外几人也开口,他们都有各自的手段进行推演与判别。     要开启大阴间,这件事太大了,动辄就会是阳间的千古罪人,便是强如武皇几人也都慎重无比,不断做准备。     其中,地下世界的黑暗源头之一泰恒,他甚至亲自出马,去迎请他的父亲泰一降临!     这绝对是撼天动地的大事件,疑似坐化的泰一,再次复苏,被请出山,真正了解的人,顿时感觉如同天塌地陷般。     此刻,楚风神情有些恍惚,黎龘就那样死了,一代强人走到末路,化作光雨,化作微尘,就此终结。     这么厉害的一个人也难逃一死,让人叹气。     “几个究极生物在做什么,竟齐聚阴州,要出大事?”楚风疑惑。     事实上,阳间各方都在惊疑不定,几大强者降临阴州后,居然命令各自的亲传弟子带着大量特殊的材料,赶过去布置。     “泰一复苏,今朝出世!”有人震惊的低呼。     “泰一,其次子都成为了地下世界黑暗源头之一,这老家伙得有多强?”楚风吃惊。     而这时他恰好就在泰州,真切感受到了真凰长鸣,火光滔天,麒麟吼啸,吞吐星月的可怕异象。     泰一出行,驾车的人是他的次子,威名赫赫,为地下黑暗源头之一泰恒!     战车隆隆,碾压过天宇,真凰、麒麟、金乌呼啸,璀璨影子照耀天地间,而它们都只是拉车或护车的神禽异兽。     “排场真大!”楚风咕哝。     然后,他就有些坐不住了,现在几大究极生物都在发动,命亲传弟子跟随前往阴州,这是不是意味着老巢空虚了呢?     楚风有一股冲动,真想挖了他们的老巢啊!     或许,武皇、泰一等人的坐关地,有无敌土壤,有不败的花粉果实,等待他去采掘!     “我想洗劫武疯子!”楚风心中像是长了草吧,这次或许真是个大机会。     不过,很快他又让自己冷静,这么做纯粹是找死,那种无上生物的地盘,哪怕亲传弟子也都离开了,恐怕还是有无尽的可怖之处,一步一死地。     “有点不甘心啊,要不,我先就近看一看泰一的坐关地?”     这里是泰州,楚风心中长草,有点慌,有些想乱来,不过还是克制了,他最终也只是远远的眺望。     “咦,那是什么,一道光?!”     楚风惊异,他拥有超级火眼睛睛,即便相隔无尽遥远之地,也看到了一抹流光,确切的说是一道乌光。     光,一般都是灿烂的,明亮的。     这道乌光就不同了,太异样,太低调。     而且,它冲哪里去了?     楚风睁大了眸子,他看到那道光一闪而没,居然直接……奔着泰一闭关地而去。     泰一这才刚离开啊,是谁摸进去了?!     若非楚风恰好在这一州,而且拥有超级火金睛,根本捕捉不到这个细节。     那是一道光,黑的……让人发慌!     没错,楚风看着那一闪而逝的乌光,总觉得那抹光黑的让他发慌,是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