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78章 翻车了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78章 翻车了

    狗皇与腐尸全都感觉到一股刺骨的冷意,到底是什么人?成就至强果位,在暗中蛰伏,虎视眈眈。     这个生物太沉得住气,当年,大战惨烈,魂河都要被灭了,他居然都没有出世。     或许,正如带血的蚕皮上猜测那般,那个生物当年也许闭关到了关键时刻,行动不便。     “你说会是谁?”腐尸问道。     他强烈不安,从脊椎向上蒸腾寒气,有某些不好的猜想,让他心中蒙上浓重的阴霾。     狗皇亦警惕的看向四周,生怕那个生物突然杀出来。     某种本能让它发毛,厄土深处非常恐怖,那个未知敌人的危险程度远超想象,绝对是大患。     “究竟是谁?”狗皇低语,心中阴云覆盖。     虽然带血的蚕皮缺失半截,但是狗皇与腐尸依旧能够做出一些推测,有某些强烈的怀疑。     蚕皮上的血字带着无比浓烈的情绪,能让小神蚕惊、喜、悲、绝望,那个生物应该与他有莫大的关系。     “是我么那个璀璨大世的强者吗?”光头男子凑上前,他亦神色凝重,任谁看到失落在这里的神蚕皮血书,都会悚然。     “看这血书,无论是否与我们相识,都有过某种交集。”腐尸沉声道。     他手持蚕皮,用心去看,去推测与联想,将自身带入小蚕的情绪中,以它的立场去感受血书。     这一刻,腐尸觉得后背都在冒凉气,他越发觉得,自己的某种猜想可能为真。     “你想到了谁?”狗皇问道。     “一块老腊肉,一个死人。”腐尸声音低沉。     狗皇闻言,严肃而郑重地点头,它也想到了一个人,曾被认为早已坐化,可现却存疑了。     他们一同提醒大雾中的男子,怕他吃亏,万一被那位真无上偷袭,那麻烦就大了!     不过,那位真是稳如老佛,逼迫九色魂主,大巴掌数次削落下去,将之镇压,然后疯狂的掠夺魂物质。     没错,场面现在有些失控了。     并非楚风要这么做,而是石罐,他脚下金色纹络蔓延,非常盛烈,延展向厄土深处,洗劫无上奇珍物质。     楚风听到几人的对话,魂河还有至强大个的?!     楚风要疯了,现在也只是硬撑着,真以为我背负双手,信步而游,很轻松吗?     他想说,吾承受着不可想象的压力。     毕竟,这是在打准无上!     虽说有些上瘾,让人飘飘然,可是,一旦清醒过来,他自然会意识到,这是在玩火,在结大因果。     现在看起来,他为所欲为,神威盖世,可是,这些在将来都要还!     过了今日,石罐沉寂,背后的大手消失,魂河会找谁算账?     那时,他怎么办,上哪哭去。     说到底,是罐子与他背后的大手在惹祸,在霸道行事,至于黑锅……全让他背了!     而且,还是背了一口与无上有关的最大黑锅!     龙大宇,我想你了!楚风无比思念那头怪龙,这种黑锅还是它来背比较合适,毕竟它已经……习惯了。     楚风哀叹,还让不让人活?     当然,或许在外人来看,他就是天威无匹,战力盖世,可是,他自己却知道自家底细。     以后怎么办?楚风真的要疯了。     什么打无上有些上瘾,此时,瘾……全没了!     事实上,那头孔雀也要疯了!     今天遭受奇耻大辱,不仅旧伤全面发作,还被撸猫,摸狗头杀,满身是血,他实在受够了,确实要原地爆炸了。     特别是现在,那大雾中的男子莫名其妙情绪波动剧烈,吃错药了吗?疯狂揉他,削他,脑袋都被拍烂了!     腐尸、狗皇几人发呆,看着前方,没办法再建议什么。     但几人都很严肃,心头无比的沉重。     腐蚀叹道:“如果是当年那个人,那就可怕了,曾让各方都透不过气来,是一个无比特殊的存在。”     他又道:“他从未死,已成为无上!”     “是……哪位?”光头男子狐疑,事实上,他也有不好的预感,隐约间猜到了是谁。     “小神蚕与谁最亲?”狗皇问道。     “天帝,以及你我等。”光头男子答道,他与小蚕关系极好,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     “在认识你我之前呢?”腐尸问道。     光头男子听到后顿时头皮发炸,果然与他心中不好的联想吻合了,他也是这么想的,与更早期有关。     神蚕岭那位小蚕,当年来历极其古怪。     虽然许多人都以为,他与光头男子、狗皇等为同时代强者,但其实他经历过更长久的岁月,是从某一古老年代被封印下来的生物。     在那极其遥远的时代前,神蚕岭曾经威震天下,一切都是源自一个人,曾经打遍天上地下无敌手。     他完善了该族的功法!     他曾九变无敌,而后又经历了第十变,凌压古今。     在那个时代,他让所有人都忌惮,都无奈,因为他太强,不可匹敌,也因为他活的足够的久远。     那些年月,一些遗存下来的至尊,都躲着他,都蛰伏不动,必须要避开他的锋芒。     神蚕十变,震古烁今!可以他活的天长地久,曾让无数人绝望,熬死了也不知道多少个时代的主角。     而这个人,与小蚕有莫大的关系!     小蚕被封印到与狗皇、光头男子那个时代,应该与那个无敌强者有关。     所以,这一刻几人惊悚,想到了那人,真是他吗?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听到后,脸都僵硬了,很想说一句,那一族的老腊肉还活着?太他么的可怕了!     这不是其他族,而是神蚕岭的那一族,族人数量极少,但是那地方太邪门了。     神蚕超十变,前所未有!     一个被认为死去无数年的恐怖生物,他其实是在历死劫,真正还活着,现在得有多强?!     “神皇!”     黑狗终于说出了这个这个名字,回首时光长河,这曾是古老的岁月中的一位了不得的惊艳人物。     正是他,将神蚕功推演到极致,超越九变,现在看来,他绝对走的远比想象的还要远,究竟到了多少变?     “我们那个时代,经历末法岁月,万族尊那最高成就者为神明,曾有真凰族的无敌者,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被万族共尊为神明。”     “而神蚕岭那位呢?更狠,直接号称神皇!”     那个时代,还有谁敢如此?只此一家,以神皇为号,万族共尊。     这就是他与众不同之处。     纪元与纪元不同,在那个末法时代,沾神字者,就意味着天纵无敌。     那个人的辉煌岁月,确实能够与天帝时代交相辉映。     “真是他?”光头男子叹气,总觉得后背发寒,因为那个人应该死了才对,与他们相隔了数十上百万年。     不过,当年他们的确与那个人有过交集,见到过他的棺椁!     “神话时代九重棺!”     连腐尸都在感叹,那口棺椁非常特别。     他们曾真正接触过此棺,石质的,尺寸小的可怜,可以握在掌心中,仿佛里面真的装着一只蚕。     可是,那当中却躺着一位曾经的无敌生物。     当棺椁开启时,九色光冲霄汉,凝练了天地玄黄,镇压一切,在须弥山上逼的僧帝现身,最后妥协。     神蚕岭威震天下,就是与此人有关,带领为数不多的几十个族人,睥睨万族,在史上留下赫赫威名。     现在,无论是狗皇,还是腐尸,都通过沾血的蚕皮联想到了这个人。     他现在得有多强?     每一次蜕变,就是一次新生!     他现在是不是已经神蚕十三变,甚至超越十四变?!     当想到这里,所有人不寒而栗!     “当年,我就觉得不对劲儿,须弥山大战过后,那口九重棺竟自主进入星空,横渡宇宙而去,就此消失。”狗皇道。     后来,多少年过去后,他们都足够强大了,可是,却再也没有见到那口棺。     现在看来,它通过世界裂缝,坠入魂河了?     是神皇尸骸通灵,黑暗化了,还是说,他本身压根就没有死?     不知道为何,狗皇与腐尸都发毛,总觉得更像是后者。     “他当年躺在九重棺中,或许并未死透,只是在蜕变中,该族的功法太特殊,极其可怕。”     这非常有可能,在那个时代,都说他死了,可又谁知道他最终的下落?     尤其是,前所未有的十变神蚕,只要躯体还在,一切便都还有可能!     每死一次,一旦活过来,都会变得更强,这是最为恐怖的事。     那一世,他没有死透,在生死间蜕变?     后来,其棺或许坠入世界裂缝,又到了魂河。     “神蚕九变,在末法时代就无敌了,第十变就可以化不可能为可能,这么多年过去,他如果一直在蜕变,简直不敢想象!”     光头男子心情沉重。     一番梳理,他们猜测到究竟是谁,有感沉闷而压抑!     此时,不要说他们,就是楚风都觉察不对劲儿,总感觉有大恐怖在接近,有危机在降临。     事已至此,还能有什么选择?那只能……一条道走到黑,楚风不可能退走。     所以,一腔怨气何处泄?唯有打死准无上来排解!     这时,他真的爆发了,大步逼近,身后的血色光环越发浓郁,这时不仅化出了一对大手,连模糊的身体都有些虚影了!     是谁?     远处,九道一震撼,是他祈祷了无数年的那位吗?     真要是此人,不管这里有谁,有什么危险,都无惧,横推过去就是了!     轰!     大手如混沌仙雷,打爆了此地,魂河断流,蒸腾而起,厄土崩裂,向黑色的深渊坠落。     “真猛!”这时,黎龘的眼神都有些绿油油了。     至于武疯子,双眼绿到发黑,黑绿黑绿的,向外冒乌光,那种气息太惊人,如果没有帝钟守护,所有人都无法在此立足!     腐尸几人都密切盯着前方。     狗皇道:“怕什么,无妨,大雾中的那位真要是天帝真身,哪怕神皇活着,超十四变又如何?我坚信,照样可以打爆!”     楚风感觉自己身后那双大手力量明显加强了,虚影显化,镇压此地!     他意识到,这还不是完全体呢,血色神环若是映照出一个完整的生灵,到底有多强?!     准无上与至强者间果然有鸿沟,有相当远的距离!     什么都不用说,先打爆了再想以后,楚风豁出去了,随着时间推移,他身后那位是越来越强大了。     轰!     九色魂主发狂,发疯,他披头散发,可是改变不了什么,自身陷入极其危险的局面中,脱不得身。     他身体四裂,全身都是伤,巨大的眸子前,血水溅落下来。     “看看,又给打哭了!”狗皇开口。     “是啊,没出出息!”光头男子附和。     九色魂主真的想杀人,想虐死他们!     轰隆!     厄土深处,海量的魂物质汹涌过来,没入楚风身前的金色纹络中,这是在疯狂洗劫!     “啊……”     九色魂主长嚎,声震万域。     此时,不仅是厄土深处,就连他的身体也在流逝魂物质,更有一条晶莹的手串从他的体内被剥离出来。     那是滋养魂光的至宝,属于奇珍物质中的绝品,在魂河最深处结晶,需要漫长岁月沉淀才能形成。     这种东西被准无上九色魂主收于体内,自然是瑰宝。     现在,它被夺走了,并在瞬间分解,化成光束,没入楚风体内的石罐。     后方,一群人倒吸冷气,这位真霸道!     九色魂主遭受重创,披头散发的对抗,嘶吼道:“你到底是谁,盗取我魂河无上瑰宝,你已结下大因果,真无上都在,你……想只身挑战魂河吗?!”     面对这种恫吓,楚风背负双手,不屑一顾,这是盗取吗?老子这是明抢,斜着眼睛看你。     这时,他心头火热,激动难以自抑,因为他发现石罐中那颗种子越发的饱满了,生机浓郁!     竟能如此,那枚种子需要以魂物质中精粹来滋养,来栽种,而非异土?     哧!     九色天刀燃烧,晶莹如光焰,喷薄出可以斩破万界的刀芒,由无上大道链构建而成,向着楚风劈来。     砰!     厄土剧震,终极地颤抖。     楚风背后的一双大手,直接夹住此刀,这次不给九色魂主祭刀的机会,猛然用力催动能量。     轰!     长刀暗淡,出现一些裂痕,并且这个时候,像是感应到了楚风的心念,石罐的金色纹络也蔓延过来。     喀嚓一声,最终九色长刀碎了,化成一地金属块,毫无疑问是九种母金的熔炼物。     收了!楚风心头狂跳,这是无上材料,正好可以炼进他的金刚琢中。     他脚下金色纹络蔓延,石罐的能量很可怕,吸收魂物质,也将这九种母金的合金给熔炼了一遍。     最终,地上出现一块母金疙瘩,接着被金色纹络吞掉,落入罐体内。     “我要炼自己的唯一器,将金刚琢与体内的灰色小磨盘合一!”楚风心中有所决定。     九色魂主怒吼,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他以血与魂祭炼的兵器就这么被毁掉了,让他七窍流血,浑身都裂开了。     轰!     他自然不甘,不会束手就擒,彻底拼命,背后无量光冲霄,那是他的尾羽,共有八十一根羽毛,璀璨夺目,形成光环,照耀万古,照耀万世!     若是其他强者,只要被此光一照,顿时成为飞灰。     显然,这是超越他自身极限的力量,一旦催动,会伤他的本源,若非到了生死关头,他绝对不会用。     可惜,他遇到错误的对手!     轰!     楚风背后的虚影已逐步出现,除却一双手臂又凝实了几分外,一只脚也渐渐有些轮廓了。     这震动的厄土要瓦解了!     此际,所有人都震撼,其力量还没有完全展现呢,简直是……不可想象,伟力归一,会多么的强大?     横亘古今,永世无敌!     砰!     这时,一只大手化成了拳头,直接轰了过去,将九色魂主的尾羽打爆!     刺目的霞光绽放,无匹的能量倾泻,孔雀族的准无上惨叫,从来没有这么凄惨过,那是他的成道之物。     八十一根尾羽,凝聚了他一身的道行,现在被人轰破了,哪怕他拼尽所有力量都挡不住。     可以看到,当中有七十二根鲜艳的尾羽炸开,大道符号焚烧,被那一拳生生的打爆,磨灭了。     不过,最终还剩下九根,依旧长在他的背后。     这九根很特别,与众不同,真正达到了无上级!     这也是他自负的底气所在,能够藉此不断进化,他找到了真无上路,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将八十一根真羽都进化到无上级,那他就跨过了那道坎,成为真无上了!     可是现在,大雾中的男子不给他机会了,锁住他的身体,探出了一双大手,一手按住他,一手攥住了九根尾羽,用力一拔!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震动了魂河,也惊动万界,所有强者都听到了,并且看到了慑人的异象。     一头九色孔雀,挤压满黑暗的宇宙,庞大无边,结果被一双模糊的大手禁锢,用力撕下九根成道的真羽!     鲜血淋淋,染红魂河,映照厄土,九色魂主哀鸣,愤怒,浑身都在爆发不祥的物质,但是依旧阻止不了这一切。     噗!     九根无上级的羽毛被拔下,他瞬间就委顿了,伤到了根本,自身的道果满是裂痕,正在塌陷。     这羽毛的材质很强,很可怕,落下来后,切破空间,划开终极地,简直无坚不摧。     这玩意儿要是炼成兵器,不可想象,这是能灭界的器物!     楚风眼热,这绝对是好东西,若是能吸收其精粹,熔炼进金刚琢与灰色小磨盘中,不可想象。     他想混铸自己的兵器。     金色纹络蔓延,覆盖了九根无上真羽,最后,竟让它们暗淡了,渐渐归于平凡!     不会炼化成普通羽毛了吧?楚风担忧。     九根羽毛消失,落入石罐内。     不管怎样说,暂时落入楚风的手中了,回头再去研究。     他心头火热,那可是九根……无上真羽!     到了这一步,楚风确定,眼前的准无上彻底不构成威胁了。     因此,他安心了。     心中有底气,他的怪话……也就来了,忍不住了。     “真弱啊!”楚风第一次开口,发出自己的声音。     孔雀族的准无上双目喷火,愤怒到极点,被人小觑了,被人这么瞧不起吗?可是他又能奈何?他都要死了!     后方,武疯子虽然震撼,但也觉得有些异样,这位怎么会给他一种特殊的感应?此前有交集吗?     “无敌的大人,我愿追随在您的身边!”黑血研究所的主人最激动,忍不住开口。     “大人,真正的万古无敌!”泰一的次子,泰恒老祖也双目发热,他亦想叩首,拜在那个人的脚下,成为他的门徒。     但是,为何他也有种感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他心中异样。     楚风嘴角抽动,若是曝光了身份,这群人作何感想?     “还在等什么,在以我为棋子试探吗,检验来犯者的力量等级?要等到什么时候!”九色魂主低吼,愤怒而又悲凉。     不成为无上,终究只是棋子!     他名义上为魂河之主,但也只是明面上的,处理各种脏活累活。     砰!     楚风背后,大手化成拳头,下死手了。     一拳而已,将九色魂主打爆!     不过,天哭并未发生,准无上死后的异象不曾显现。     远处,迷雾散开少许,露出厄土深处的景象,那是一片深渊,在那里悬浮着一物,接引走孔雀族准无上的真灵。     “果然是他!”狗皇瞳孔收缩。     那个人终于出来了吗?     黑色深渊前,漂浮着一个蚕茧,宛若一个罐体,发出淡淡的光彩,无声无息,正是它带走了九色魂主的真灵。     是他吗?超十三变,甚至超十四变的神皇?!     深渊那里,寂静无声,蚕茧是空的,昔日凌压古今的强者,到底死了多少次,蜕变了多少次?他真的来了吗?!     这一刻,狗皇浑身黑毛炸立。     不知不觉间,那口残破的帝钟也发光,竟然自鸣了起来,无需任何人催动,钟波如汪洋起伏,化生海啸,轰鸣爆起。     九道一、伏尸也都寒毛倒竖,从头到脚都冰冷刺骨。     而这时,楚风却霍的转身,看向另一个方位。     那里,有一条路无声无息的出现,贯穿时空,浮现在魂河畔!     轮回路!     楚风瞳孔收缩,他认识这种路,这是与轮回有关道路,他曾经走过。     不过,这一条看起来更古老,有些特殊与不同。     他第一时间就想到,这是古地府——轮回路!     嗡!     又一个方向,剧烈颤抖,时空朦胧,那里浮现出一条通道,隐约间可见,连着一个模糊的天坑!     这该不会是天帝葬坑吧?!楚风心头狂跳。     此时此景,他只想说一句,这次要……翻车了!     除却魂河最深处有真无上外,连古地府与天帝葬坑都有怪物爬出来了?!     这还能不翻车吗?!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神变》 《散尽桂花香》 《太墟剑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