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81章 无上降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81章 无上降临

    帝尸就这样动了,突然坐了起来,毫无征兆,震撼了所有人,连狗皇都惊呆了,当场大叫。     它不是受惊吓,相反,身体颤抖,热泪盈眶,狗皇发自内心的喜悦,情不自禁的落泪。     “大帝!”     这是它对那个人最为亲切的称呼,当年,它还很小时,就跟在帝者的身边。     他带着它走过那流血的年代,贯穿璀璨的大世。     到头来却是它还活着,而功参造化、早已成为天帝的人,却伏尸残破帝钟上。     它怎能不伤悲,如何不落泪?     当年被阻击,这位天帝毅然留下断后,大战来自魂河、天帝葬坑、古地府的各路至强者,结果连它都有机会逃走,可是,这位可敬的帝者自身却如璀璨大星坠落,让整片星空暗淡,就此陨落!     虽然残钟带着他的尸体冲了出来,可是又能怎样?一代帝者终究是逝去。     三位天帝征伐不祥,决战诡异源头,黯然而终。     “大帝,你活了……”狗皇嘴唇都在哆嗦,满身都是敌血,身体打颤,摇摇晃晃,踉踉跄跄,冲了过来。     所有人都心惊无比,都被镇住了。     当年死去的帝者,在今天复活了吗?     “您……回来了?!”光头男子口干舌燥,内心激动,震撼无比,他简直想要大吼出来。     武疯子、泰一亦惊呆了,即便他们很自负,甚至可以称之为整片星空下的狂人,但现在也都张口结舌,宛若凡人在面对神话。     眼前这个人有惊天的来历,今天能见到他的尸体就已经不可想象。     谁能想到,现在要见证他复活?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老资格如他,现在也如同回归到少年时代,热血澎湃,激动难以自抑,直接跪下去,顶礼膜拜。     不止他一个人,在场的其他人也强不到哪里去。     可是,稍微冷静,人们也看到了异常。     帝尸虽然突兀坐起,可为何他的双目这么的可怕?     连眼白带瞳孔都没有光泽,整体黑暗,像是死寂的深渊。     “不要接近!”楚风开口。     他体内的石罐轻震,脚下金色纹络交织,他瞬间就洞彻,这并非真正的帝者复活。     狗皇情绪激动,但也没有失去冷静,这么多年都熬过来了,常伴帝尸,没有人比它更清楚他的状态。     它黯然神伤,在那里止步。     “有问题,出大事儿了!”腐尸开口,他是专业人士,常年行走在地下,挖掘各种史前地宫与大坟。     他经历了太多不祥,对这种尸骸突然通灵坐起来最为敏感。     突然,帝尸身上冒出一缕缕的黑气,蒸腾而上,虚空炸开。     果然有变!     附近,流淌出魂物质的山壁崩裂,各种石窟突然爆碎。     场面太吓人,像是要灭世般,黑暗气息铺天盖地!     黑雾太恐怖,不可抵御,简直让诸天都要坠落了,要侵蚀万界!     一瞬间,也不知道有多少天域都暗淡了,仿佛有浓郁的黑色大雾要从域外降临,笼罩天地。     至于现场这里,更为可怖。     若非残破帝钟轰鸣,挡住这种黑雾,阻止帝尸蔓延出丝丝缕缕的能量,那么在场的人多半都要死。     这本是帝尸的兵器,但现在却在与他对峙!     残钟震出的大道符文,形成守护光幕。     楚风一步上前,挡在最前方。     黑雾被他脚下的金色纹络阻住了,终究不是活着的天帝,他溢出的也只是丝丝缕缕的残余能量。     便是如此,也惊心动魄。     曾经的帝者,怎么会溢出黑色的大雾,诡异而可怕,这是被污染与侵蚀了天帝本源吗?     狗皇焦躁,它知道内情。     这么多年来,它早已清楚的了解到,帝尸体内有黑暗与不祥的能量,但它无法净化,改变不了什么。     只是今天,这种黑色大雾前所未有的浓重,难道帝尸要彻底黑暗化?它无比担心,害怕。     “是不是深渊中有什么东西跟上来了?!”腐尸沉声道。     身为专业领域的强人,他最为担心的就是,魂河终极地的无上出来了,借尸施法,那最为可怕。     魂河,古地府,最为可怖,代表着诡异的源头,是不祥的祖地。     如果这种地方的无上生物出来了,入主帝尸,那简直不敢想象。     或许,天帝遗骸将因此成为世间最可怖的怪物!     九道一如临大敌,手中的战矛照亮此地,宛若黑暗中的一座灯塔,在此镇邪。     楚风也心头一沉,他从深渊下回来时总觉得不安,像是有什么东西跟出来了,令他后背冒寒气,有些发瘆。     他向前迈了一步,临近帝尸,不管怎样说,他现在有伟力加持,肯定远强于其他人,挡在了最前方。     他觉察到,自己身后的虚影很焦躁,竟有无形的气场扩张,抵住帝尸散发的黑雾。     远处,魂河生物颤栗,刚才也不知道死了不少,与山壁一起大面积的瓦解。     现在楚风站在最前沿,对于敌我双方阵营来说都是有益的。     场面总算被控制住,帝尸虽然坐了起来,但归于平静,并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附近徘徊,要进入他的身体中?”腐尸问道。     楚风摇头,目前并没有感应到。     只要他还能立身在这里,就不会允许莫名的古怪接近帝尸。     况且,他也有些狐疑,自身背后的虚影到底是谁?     值此之际,他忽然有一个大胆联想,难道与这天帝尸体有关?!     因为,现在他背后的影子并未攻击帝尸。     他可没忘记,早先九色魂主与他对峙时,竟直接惹出他身后的一双大手,强势出击。     当然,这只是猜测,不见得靠谱。     或许这影子与他立场一致,他无杀意,背后的身影自然也就不会主动攻击。     这一刻,他竟有些失神。     因为,心中的猜想太惊人,让他有些发毛。     除此之外,楚风想到身后生灵的来头时,觉得还有一个嫌疑比较重大的目标。     那就是——种子!     他现在怀疑,难道是第二颗种子复活导致?     自从来到这里后,随着石罐吸收魂物质精粹,种子有了活力,明显在复苏。     而在此过程中,他身后的影子也在逐步凝实,先是有大手出现,接着双足等也要显化出来了。     电光石火间,楚风想到很多,心有些乱。     他快速静心,现在没有时间多想,容不得他走神。     “嗯?!”狗皇突然瞪大眸子,死死的盯着帝尸,用心去感应,露出惊容。     它追随帝者漫长岁月,早已沾染他的气息,甚至有他赐予的本源能量,不然的话怎么能常年陪在帝尸身前?     它与帝尸天生亲近,可清晰感受到到帝尸的各种细微变化。     “我觉得,大帝他……似乎好转了一丝,体内的诡异减弱了一缕,难道他散落在此地的印记凝聚出了?”这是狗皇的猜测。     它在发抖,在激动,在喜悦,恨不得仰天长啸。     “嗯?!”     楚风惊异,早先从深渊回归时,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跟上来了,难道是这位帝者残存的印记?     可是,他又皱眉,在下方时,石罐猛然震动的那一瞬间,时空都凝固了,他脑中曾短暂的空白。     那种感觉很不好!     即便是一刹那的脑中空白,可若是有什么无法想象的强者在暗中,也足以做出许多事!     楚风怀疑,那一刻,在他身上险些出事。     他有些猜测,难道真的将帝尸的某系重聚的印记接引回来了?     脑中空白时,是因为帝念想上他身,却被挡回去了?     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被攻击了,有魂河的无上终于出手!     那一刻,石罐猛然剧震,挡住了一次致命的袭杀。     楚风目光幽幽,立身在原地,寂静无声。     今天的经历超出想象,非常可怕,也十分复杂,他需要郑重戒备,绝不能有丝毫的疏忽。     不管帝尸生前多么的可敬,多么的伟岸,但是现在,终究不是他了,楚风只能挡在那里,默默对峙。     狗皇,胸膛起伏剧烈,那么伟大的帝者,怎么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遥想当年,他震慑禁区,横扫黑暗,镇压千古,平定血与乱,付出了太多。     百世过去,人间就已不知他的名。     曾经光耀万古,观照诸天,一心想平掉诡异源头,他杀了太多的不祥的生物,可自身也血洒战场,归于死寂。     老狗想到过去,一双浑浊的老眼中顿时模糊了,热泪都忍不住要滚落出来了。     “我去采大药,还你英姿再照人间,伫立千古,最后一战怎能没有你?!”狗皇咆哮,它无法忍受看到这种状态下的帝者。     他从来都是无敌的,理应横推世间无对手,不应这样死去。     狗皇发狂,当下向着宏大无边的绝壁洞窟冲去,它要找到那种大药,就在这里,它闻到了气味儿。     “你们都去采药。”楚风开口,他站在这里没有动,凝视深渊。     他要确保这些人的安全,不容有失,此外还要严阵以待,绝不容许诡异源头的无上生物染指帝尸。     虽然还没有最后确定究竟是什么生物跟出来了,但是,此时此刻,楚风终于有所感应,竟有些毛骨悚然,他盯着深渊,随时准备镇杀过去。     “走,一起杀过去,采药!”腐尸喝道。     光头男子吼道:“师伯,等我,我们一起上,还大帝峥嵘岁月再现!”     现在,他们都拼命了,既然有那么一线机会,怎能不发狂,怎能不出手?     九道一向前迈步,沉声道:“死战到底!”     一声叹息,深渊下果然有东西,此前没有人能确切的感应到他,现在它无声的显化,出现了!     黑暗中,他发出模糊的光,整体很朦胧。     他像是屹立在史前的仙乡,又像是在站在宇宙的另一端,只身站在永恒的最高点,俯视亿万苍生。     仅是他出世的刹那,帝钟就轰鸣,将所有人都覆盖,不然的话,狗皇、光头男子这些人都要死尽了。     这不是刻意抹杀,而是一种真正无上的气息在弥漫,在席卷,在场的人承受不了。     在此过程中,楚风脚下的金色纹络迅速蔓延,挡在前方,庇护众人,同时他身后的虚影也在凝实,也在散发至强能量。     楚风戒备,除却要自己阵营的人外,更要避免帝尸被侵蚀!     “你们不该来,自投罗网。”深渊中,那道朦胧的身影发声,这一开口而已,诸天万界都在轰鸣,要瓦解了,要坠落了。     他没有多说什么,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没有人可以救他们!     这不是故作姿态,而是真正的俯视,属于万古无敌者的自信。     突然,就在这时,帝尸再动,直接站起身来!     这震惊了所有人,包括楚风都心头悸动。     帝尸居然这样异动!     轰隆!     神光亿万缕,帝尸昂首而立,霸绝万古,直接出手,猛然打出盖世一拳,打爆深渊,轰穿了永恒!     深渊中,那个生物显然也未料到会有这样一幕。     轰!     他炸开了,在原地消失,被那盖世一拳轰碎。     “大帝!”狗皇热泪盈眶,这就是他追随过的主人,现在这是真的回来了吗,还是残念有感,发出最后一击?!     它有心理准备,它这一生经历了太多的悲歌。     果然,盖世一击过后,那尸体无声无息就倒了下去,曾经的无敌强者,压盖古今的天帝,终究是死去了。     深渊中,那道朦胧的身影重组,刹那凝聚出来,他叹道:“很强,可惜,终究不是你。当年战死,消逝的再也回不来。     “谁说的,他会回来!”狗皇吼道。     大渊中,朦胧的身影没有看他,而是盯住了楚风。     “你们都走!”楚风开口,他示意九道一、狗皇等,都先退走,他只身横空而立,挡住深渊中的生物。     早先,他的感应没有错,果然有什么东西跟着他出来了!     “你终于出现了。”深渊中的生物盯着楚风这个方向,平静地开口。     他在说谁,是在说楚风吗?     楚风不这么认为,他觉得不是在说石罐,就是在说种子,再不然就是指他身后的模糊身影!     不久前,深渊下的可怖生物就跟出来了,一直在观察,在确定吗?现在他要出手了,是因为有足够的把握了?     楚风的心沉下去了,对方有把握这才出世,那意味着他们没有活路了。     连石罐都对付不了这个诡异生物吗?他叹息,罐子虽强,可终究不是活着的至强者。     现在,大祸临头,谁能逆天?     “我来,你们都走!”楚风开口,还能怎么办?自身堵在最前方,让所有人退走,也只有他还能一战。     “不,我来!”狗皇眼睛通红,它扬言,该动杀手锏了!     可是,他们这一阵营的人知道,杀手锏或许只有一击之力,所谓的杀手锏打空怎么办?     九道一叹气,道:“还是我来吧。”     狗皇瞪眼,道:“都什么时候了,你退后!”     “为什么?”九道一回头看它。     “你不靠谱!”狗皇很直接。     腐尸点头,光头男子点头。     武疯子与泰一也都点头。     甚至,黎龘也在点头!     “你们怎么不相信我?”九道一摇头,很无奈,不断叹气,最后长声道:“不要忘了,我比你们都活的时间长,你们可知道,我曾接触过谁?”     “你在说那位吗,他回不来。”深渊中那个无上生物开口,他不急不躁,稳如磐石。     九道一挺直了脊背,昂扬而立,大喝道:“可他留下了这杆战矛,曾是他的战利品,虽然不是他的真正兵器,可是他祭炼过,留下过的他气息!”     “那又如何?又不是他回归。”深渊中的无上生物平淡地说道。     “又如何?你来看!”九道一断喝。     他手中那杆战矛在焚烧,上面的锈迹居然全部脱落,不是腐朽之物,铜锈化成光雨,扬满天地间,覆盖苍宇。     这一刻,天上地下寂静,一股神秘而无以伦比的强大气息弥漫开来,无远不届,六合八荒到处都是。     然后,竟有脚步声响起,向魂河而来,像是踩在了无上生物的心间。     所有人震撼!     像是有一个人,从无垠的战场尽头走来,脚下伏尸无数,他身上染着血,一步一步从那里回归。     脚步声由远而近!     那个人像是从世外,又像是从古史虚无间凝聚而来!     他踏过了万宇亿宙,走过了很多个纪元,孤身一人,来到史前,来到太古,来到远古,走到近古,不断的接近!     所有人都在颤栗,全都震惊。     纵然是深渊中,诡异源头的无上生物,现在也寒毛倒竖!     “你是谁……身上流淌着那位的血吗,是他的后人!?”狗皇震撼,声音都发抖,看着寂静持矛而立的九道一。     圣墟,快的话两个月结束,慢的话三个月结束。其实2019年就该完本,但这一年对我来说多灾多难,身体各种问题,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会写那么少?这是我写书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事。     一直在休养,恢复的还可以,2019总算过去,2020年我将青葱蓬勃。     劝各位书友,平日能抽出时间的话尽量运动下吧,身体好一切好。感谢大家,谢谢你们的支持。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子虚》 《神变》 《原始兽世种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