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88章 魂河落幕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88章 魂河落幕

    古地府的强者、四极浮土下的怪物刚一出来,就被惶惶拳光覆盖,那种神威不可阻挡,太猛烈了,霸道绝伦!     轰隆一声,他们感觉像是回到年轻时代,被生死大敌压制,而后打爆了,血与骨都在飞散出去。     这种滋味太不好受,这本应该是没有成长起来前的体验,在热血激荡的年代,他们身处少壮时期,竞逐天下,百战不死,争霸惨烈,与各路英杰撄锋,最终踩着别人的血与骨崛起。     可是现在,他们自身成为了背景墙,若非祭文在血液中流淌,他们估计会死去!     这个人绝对不是同级数的生灵,不是刚突破,就是因自身状态特殊的缘故而能够初步掌握那种力量,现在轰杀的拳印不可阻挡。     几人都看到了,八首无上比他们更惨,因为先一步出来,所以现在几乎被轰成渣,被彻底打爆了。     虚空中,祭文交织,勾连那些血肉,在重塑八首无上的身体。     但是,有一点很可怕,八首无上所有拥有的祭文暗淡无光,随时会可能要熄灭了!     也许再被打爆一次,也许两次,他可能就会彻底的殒落,真正的身死道消!     几人的灵魂都一片冰寒,他们或许要死在这里?     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他们成为无上,本已经能够俯瞰诸天,超脱出去,再也体会不到死亡的威胁。     现在,有人能杀他们!     怎不害怕,如何能不惊惧?     蚕蛹最后一个出来,躲避过了四分五裂的大劫,吐出晶莹的丝线,那是很多条大道链,交织成网,挡在身前。     而它真身则在倒退,避开一劫,蚕蛹击破时空,它出现在大后方。     “现在,怕也无用,担心也不行,不管他是真突破了,还是假突破,都会格杀我等,唯有死战,我们还有底牌!”     “没错,消息发出去了,我相信,援军就要到了!”古地府的强者喝道。     “噗!”     结果,他又一次被击中,被拳光轰了出去,在半空中崩解,体内的祭文暗淡了很多,他也快不行了。     “不!”古地府的强者胆寒,原本掌握亿万生灵的生死,可现在他自身却在遭遇生死大劫。     地府尽头刻着一行字:万灵的归宿!     本是高高在上,立身在时间长河上,坐看万物竞逐,生灵往生,而现在他自己却要不行了。     “杀光无上生物!”光头男子激动,在后方大吼着,感觉血液如海啸般在血体内呼啸而过,他恨不得亲身杀过去。     “击溃诡异源头,一战平定天下大乱,从此世间再无不祥!”狗皇也大吼,等待多少年了,终于看到这一天。     它曾经追随的天帝,现在归来了,真的要做到这一步了,铲平诡异源头!     “猛啊!”此时,就是大黑手黎龘都惊叹,深感敬意与佩服,甚至不由自主的跟着共鸣。     “太强了,纵然我等晋升更高层次,也难以望其项背!”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颤声道,本身也热血沸腾了起来。     武疯子沉默,多少年了,他们这一脉都在追求更强,甚至他的师傅,以及历代师祖都在路上了,想渡过去,想达到这种传说中的层次,可是现在看来,任重道远,最起码这些人还不行。     只是不知道那位鼻祖如何,其来头诡异,神秘而强大,深不可测,当初传说是从葬坑中爬出来的!     每当想起,武皇心头都不自在。     轰!     突然,漆黑的洞口出现,一条道路从模糊到清晰,有生物冷漠无比,大步走了出来,带着海量的阴煞气息!     接着,另一边阴风怒号,骨灰漫扬,又一条道路出现此地,浓郁的不祥物质沸腾,从那里冲出。     一刹那,古地府与四极浮土又来生物了,都是无上级,各有一名,降临此地。     他们原本背负双手,昂首而立,非常的自负与冷漠,可是瞬息间脸上出现愕然之色,彻底被惊住了。     他们看到了什么?己方阵营的强者在被一个人轰杀?!     轰!     最为震撼的是新来的古地府的强者,原本眼神幽冷,宛若深渊般,俯视着此地,可现在他看到了一个拳头,璀璨夺目,直接就到了他的眼前。     噗!     他被打爆了,这才出场就身体破碎,整个人像是摔烂的瓷器般飞洒了出去,到处都是他的不祥能量。     他简直不敢相信,没有等到魂河生物毕恭毕敬的迎请场面,现在直接被人轰杀了一次肉身?!     “谁?吼!”他怒吼,大叫着。     “快催动祭文!”有人喝道。     毕竟是无上生物,虽然暴怒,但是在自身遭劫的刹那就有所反应,血液中祭文复苏了,经同伴提醒后,在其血肉间更是刹那形成诡异光幕。     即便如此,他也险些死亡,其本源直接被打散了部分,再也无法回来!     “这是……突破到了诸天间允许存在的至高领域了吗?!”他怒吼,同时心颤,胆寒,怎会如此?     他认出了那个人,是昔年的那位天帝,怎么会达到这个层次了,让他骨头缝中都在冒寒气。     这时,四极浮土的强者也得到了一次“洗礼”,刚走出通道,就被人堵在那里轰爆了一次,怒不可遏。     很快,葬坑中也有人到了,一个怪物狰狞瘆人,满嘴都流淌浓稠的液体,腐蚀虚空,让时光都不稳,混乱了!     可惜,他们依旧不敌,即便多了三人,也还是都见血,上来就被轰杀了两次。     并且,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古地府早先的那位强者,被混沌雾中的男子彻底盯上了,不断轰击。     最终,噗的一声,他的祭文崩散,再也没有凝聚出来。     “不!”他大吼,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被一个级数比他高的强者攻击,失去祭文的保护,他还怎么呆下去,必死无疑。     事实上,现实比他预想的还残酷,在他逃遁,在其他人掩护时,他快速被拳光淹没了,而后炸开。     一番镇杀,他被拳光不断碾压,彻底磨灭,形神俱灭。     并且不好的事情进一步发生,青铜棺材板像是一面镜子,照耀永恒不灭的光辉,不仅映现出天帝身影。     现在,青铜棺材板再次照耀,又显化出一口大鼎!     尽管几个诡异源头有无上生物来援,可是现在形势却更加危急了。     轰的一声,拳印轰穿一切阻挡,前方真血四溅。     与此同时,那口大鼎垂落下无尽的母气,镇压向前,将一个怪物直接压爆了。     若无祭文,此人将身死道消。     纵然如此,这个生物失去了很多本源,再来几下,估计也要被灭掉了!     嗖嗖嗖!     这一刻,几人都消失了,依靠祭文,再次躲入那永恒未知地,超脱诸天外。     可是,这地方太邪了,有莫名的大恐怖存在,也威胁着他们的性命。     这让几位无上陷入两难之境。     “没有办法了,我们抽出大部分祭文,组成祭符,贯穿主祭之地,召唤那里活着的存在出手!”     一人喝道。     可是,其他人沉默。     因为,这样做的话,他们会元气大伤,会失去大量本源,一个弄不好就会身死!     “还等什么?他堵在外面,这是要堵门杀,没有其他选择了!”八首无上怒吼。     他最为焦急,因为再给他来一两下的话,他必死无疑,再也无法重聚真身了。     他确定,那是超越他们这个级数的能量,即便不够完整,但也是涉足了更高领域中。     “又来了!”     这时,四极浮土下那个怪物声音发颤,有东西附着在他的背上了,让他个诡异生物都感觉发毛。     旁边的人脸色都变了,有人喝道:“各位,一起联手,我等进行小祭,献出体内大半的祭文,让主祭之地浮现出来,镇杀此獠!”     然后,他们就从此地冲出去了,不敢在这片诡异而死寂的地方呆着了,真的有东西在窥视,在接近他们,觊觎他们的血肉灵魂,太恐怖了。     甚至,他们已经闻到了身体将死的气味儿!     他们觉得,如果不到必死的绝境,此后再也不进来了。     轰隆!     这次出来后,几人联手对敌,并且都在第一时间凝聚祭文,召唤主祭之地,要牵引它浮现出模糊的轮廓。     早先,他们就呼唤过,不过没有这么彻底,曾想开启一条道,接引来丝丝缕缕的禁忌伟力。     结果,通道那里被混沌雾中的男子以棺材板堵住,并震碎了那里。     现在,几人豁出去了,从他们体内飘出的祭文聚向一起,居然化成一张古朴的符纸,较为完整。     轰隆!     它发出无量光,照耀万界!     这一刻,到处都是祭文之光,可怕无边。     并且符纸传来声音,像是在祷告,宛若有亿万生灵在许愿,在祈祷,呼唤什么东西降临。     “这几个无上,狗东西,强行劫掠诸天万界过去这么多年积淀的愿力,为的就是沟通某一地,进行所谓的祭祀!”     后方,九道一愤怒,脸皮都在抽搐,那是昔日海量的生灵,以及数不尽的大界被抽取干净后提供的。     那些大界都成为末法之地,而海量生灵则死去。     这太可恶了,将诸天当成祭品,却还借用万界中各个时代的生灵的愿力,来沟通最初的诡异源头。     可恨!该杀!     九道一、狗皇等人都很愤怒。     天崩地裂,魂河所在奇异大界在龟裂,在焚烧,要炸开了,连那魂河尽头的山壁都在簌簌的塌陷,可怕无边。     此外,深渊也在瓦解,在不断的缩小,都要炸开了!     可想而知,这种举动多么的可怕,祭符出现,召唤所谓的主祭之地,因果太大了,其影响根本无法想象。     轰隆隆!     这个时候,阳间的域外,传来爆鸣声!     寻常进化者的肉眼都可以看到,在那天穹外,有一口铜棺,如同璀璨帝星般,从那域外飞来,向着大地俯冲过去。     青铜棺椁,完整体要彻底降世了!     显然,祭符出现,召唤那主祭之地,让混沌雾中的男子感觉不妥,动用更强的手段,进行攻击。     轰隆!     青铜棺椁降世,去镇压祭符,阻挡主祭之地出现。     并且,在咚咚声中,男子大步前行,去镇杀几位无上生灵。     嗖嗖嗖!     这一次,无上生灵全都跃入深渊下,避而不战,不敢在搏杀了,等待主祭之地浮现模糊轮廓,镇杀那位天帝。     “逃啊!”     这一刻,魂河尽头,山壁上以及山腹中的海量魂河生物全都惶惶不可终日,吓的瑟瑟发抖,而后亡命般逃离。     这个地方没法呆了。     连无上生物都遁走,进入深渊,而他们的栖居地,那连绵的山体,宏大的山壁,都在龟裂,魂河都断流了。     他们怎么敢再呆下去?再有任何大战,他们都会死,成为灰烬。     也幸亏刚才的战斗没有波及此地,这里的山壁环绕的深渊,另成一片宇宙,当中的一粒尘埃都是一片死寂的世界。     混沌雾中的男子,没有怎么理会这些生物,他在追杀那几个无上,不想放走他们!     “该轮到我们出场了,绝不能让这些魂河生物进入阳间!”狗皇喝道。     “走,杀了他们全部!”九道一开口,他很有底气,提着那杆战矛,堵在了连着阳间的出口那里。     此外,最为让他们有底气的是,毕竟这里还有一个神秘强者呢,周身都被大雾包裹,早先可是敢与无上对峙,皆无惧。     楚风没出声,主动进入魂河,未曾轻易出手,只是在压阵。     因为,他最主要的任务是防备深渊中有无上逃脱出来,万一冲击狗皇、九道一几人,或是闯入阳间,那就是惨祸,会血水滔天,一界死寂。     “杀!”     大量的魂河生物逃亡,结果却被人堵住前路,自然都杀红眼睛。     砰!     楚风说不出手,但也不可能彻底不管,面对这么多生灵冲击,他向前迈了一步,金色纹络蔓延,压制的大片的生物瘫软在地,不能动弹了。     然后,泰一、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迅速而果断的出手。     这些人都不是善茬子,来自地下世界,现在直接就大杀,顿时血光飞溅。     这一天,对魂河来说太糟糕了,也太恐怖了,从此之后,魂河彻底没落!     “痛快!”     黎龘哈哈大笑,杀进杀出,在魂河生物中大肆出手。     他没有什么手软可言,他的红颜知己,坠入魂河,被接引到这里成为不可名状的怪物,他心中有恨。     再者说,这本就是两大阵营的对决,他无情而冷酷的下杀手。     黎龘,千变万化,神通如海,妙术如浪,铺天盖地的打出去了,成片的大招如同璀璨烟花般绽放。     一时间,他杀的最为凶残。     九道一也杀疯了,主要是他有些担心,早先那位只显化一双脚,留下一行金色的脚印,进入深渊后的世界再也没有出来,究竟如何了?他很揪心!     “本皇高兴,杀的兴起,今日灭了你们这帮魂崽子全部,都给我去死,上路吧,从此诸天间再无魂河!”     狗皇嗷嗷的叫着,它很兴奋,很激动,它所期盼的那位天帝回来了,让它有了心气,也仿佛拥有了无穷的战力。     这片地方一片混乱!     魂河生物失去信心,没有战意,死伤惨重,眼看就不行了,人数虽多,但是不断溃败。     轰隆!     然而,这一刻出现惊变,诸天摇动,有大界都在坠落,要沉入深渊中。     此际,万界轰鸣,仿佛要被点燃,要沦为祭品了,末日来临的感觉出现在每一片天域中,恐怖气息弥漫,达到极致!     影响这一纪元的大事件正式发生了!     而这也像是揭过旧的篇章,迎接新的纪元的开始!     那主祭之地浮现出部分轮廓!     它在永恒超脱之地显化,映照下来。     无上生灵合力祭出的祭符,是否被铜棺压制都不影响大局,它只是在照耀出祭文,传递信息,早已达到目的。     所以,主祭之地浮现了!     这个时候,时空裂开,有一道可怕的缝隙,让光阴倒转,让空间收缩,那里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轰!     诸天哀鸣,万界生灵瑟瑟发抖,匍伏在地,像是失去了本身的意识,无数生物大脑中一片空白,像是随时会死去,成为尘埃,化作劫灰。     无论是九道一,还是狗皇,亦或是腐尸,强大如他们,现在的魂光也摇摇欲坠,根本不能直视魂河那里。     楚风挡在前方,脚下散发的金色纹络更加的密集了,也愈发的强大了,他抵住那种无以伦比的恐怖气息,庇护身后的人。     此时,不要说其他人,就是深渊中的无上生物都在颤栗,魂光摇动。     “真的成功了,召唤出来了!”有无上生物嘶吼。     他们盯上了混沌雾中的那个人,也看向他的青铜棺椁。     “一切都该结束了!”葬坑新来的那个怪物兴奋,颤抖着,低吼道。     恐怖的气息弥漫,在那破开的时空中,时光长河乱了,像是被人在改变流向,最为可怕的是,那里有一只枯骨大手探了出来!     所有的气息都是它散发的,镇压万界,要毁灭诸天,视古今一切为祭品,这只枯骨大手太过瘆人,本不知道多强。     在它干枯的骨质上面,长有一些长毛,很稀疏,但更加显得瘆人!     轰!     枯骨大手直接抓向混沌雾中的男子,要将他一把抓住,从而镇杀!     混沌雾中的天帝迎敌!     不过,枯骨大手散发的气息实在太恐怖了,让青铜棺椁都轰鸣,铿锵震耳,响彻万界。     这让人毛骨悚然,那种气息仿佛不可对抗,令无数进化者从头凉到脚,那个级数的能量太强大了。     便是深渊中的几位无上都在颤抖,忍不住要叩首,迅速倒退,同时也忍不住想庆贺。     突然,又一惊变发生!     在那片未知之地,出现一双脚,在虚空中留下一行淡淡的金色的脚印,虽然不是很清晰,但却很真实的存在。     那双脚很慢,蹚过时光长河,就那么走去,接近,双脚看似节奏和缓,但是却让人避不开,躲不了,直接踏向枯骨大手。     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那里竟传出……喀嚓喀嚓声,那只大手碎掉了,崩坏了。     “怎么可能?!”有无上生物大叫。     “主祭大人还没有来吗?那片地带无人主持,我们……退!”纵然是无上生物都惊惧了。
推荐阅读: 《狩猎在地球末日》 《战魂》 《全职盗贼》 《仙十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