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537章 死后的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537章 死后的世界

    “他不在了,可是,诸世似乎又与他有关?!”楚风越发怀疑,刚才心中的猜想,有那么几分可能为真。     但他不想猜测下去了,涉及了太多的东西,而这里不安全,他担心念头会触动什么!     可惜,他终究不是那位,不然的话,现在就横推过去,赶到花粉真路的尽头,看个真切与明白!     嗡!     贯穿时空的所有血液都发光,璀璨无比,然后蒸腾,远去,消失了。     并不是没有什么变化,带来了巨大影响,花粉路的大破坏、毁灭能量等,都被消磨了,诸世再次稳固。     楚风发现,他由一滴血重新回归,化成了灵,成为一片绚丽的粒子,组成人形,包裹着石罐。     同时,他发现自己离肉身越来越远,灵正在进入奇异的空间,那是死后的世界吗?     无数的喊杀声再次出现在耳畔,响彻天地间。     轰隆!     最后一声剧震,楚风彻底失去对模糊肉身的感应,他进入到一片崭新的天地中。     只是路途有些长,当他彻底深入后,厮杀竟已停止了,所有震耳欲聋的喊杀声都远去。     寂静,冷幽,没有一点声音,太突兀了!     这种转变很突然,快的让人无所适从,刚才还在喊杀冲霄,而当楚风真正进入这个世界后,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他看到了景物。     诸天万域,一片凄艳的红,像是无边无尽的火烧云,最后的夕阳残留。     眼前所见,像是凝固的画面,寂静无比,连一丝声息都没有。     大地上,一片末日后的景象。     这里是历史遗留下的宏大战场吗?     早先的杀声,还有先民的祈祷音,都早已尘封,敛去,彻底消散。     大地上,各种生锈的兵器,还有尸骨,到处都是。     他来晚了?一切都结束了!     在他的感觉中,似乎不过片刻间,可这里却已经是沧海桑田,不知道多少时代沉浮过去。     许多战车破裂,有鬼火在焚烧,一杆又一杆大旗倒在地上,染着污血,偶尔扬起一角,顿时尘埃弥漫。     干枯的尸体都是什么级数的,有大宇级生灵吗?     尸体横七竖八,是否有真仙以及仙王,甚至仙中帝者!?     诸天死寂,像是彻底凋零了。     天地没有生机,什么都被打穿了,没有谁可以不灭,高高在上的存在亦倾塌,坠落,已暗淡,永寂。     楚风抬头,看向战场深处,他再次见到了花粉路尽头的景象,这次记忆暂时没有崩开,他记住了一副画面!     那里……有人,那个生灵在淌血!     他努力观看,即便是粒子状态,是灵,他也被影响了,不住倒退,连石罐都在轰鸣,与其共振不已。     路尽,见真相。     那里的生灵长发披肩,遮住了容颜,颈项雪白纤秀,倒在地上,但是,可以判断出,那是一个女子!     而且,那女人似乎无比的美丽动人。     嗡!     楚风没有办法正视了,只能如此匆匆一瞥,自身的灵又一次将崩。     光粒子全部附着在石罐上,他不成人形了,而后更是坠落在地上。     这里再次寂静。     至于花粉路尽头,那个地方也腾起大片的粒子,像是萤火虫飞舞,又像是发光的花瓣在飘舞,晶莹美丽。     它们遮盖住了那个女子的形体。     至于更多的真相,自始至终都无法见到。     并且,在楚风的周围,在这片死寂的战场中,也有了动静,不再死气沉沉。     战场的泥土中,甚至尘埃中,飘起大量的光点,很晶莹,像是深夜繁星,又似黑色幕布上的宝石,熠熠生辉。     楚风发毛,有些惊悚感。     因为,一瞬间,他看到了太多的人,正从远方而来,都是强者!     不是虚幻,不是错觉,就在远处,快速到了附近,甚至有些人突兀到了眼前。     他心中震撼,很快有些明白,他们是什么。     光粒子飘起,若神花凋零,落下,皆吐绽晨曦之光,无比的绚烂,在昏暗的战场上摇落,突然间,又变成人形。     他们都是“灵”吗?     楚风看到了太多的强者,疑似都是“灵”!     一群人,穿着古朴,很难猜测是什么年代的人,也许是数百万年前的先民,也许是亿万载岁月前的古人。     他们犹若亡魂,又似尸傀,从他的身边走过,游荡着,向着花粉路尽头而去,要去远方,去那个倒在血泊中的女子所在的地方。     而在女子的前方,有一条天堑,大量的先民竟无声的落在当中,就此消失,连朵浪花都泛不出。     “是花粉粒子所化吗,他们都是当年的英灵?”     这是在做什么,飞蛾扑火?明知必死,也要前往。     大量的光点出现,很绚烂,也很美丽。     楚风看着满天的光粒子,在黑暗中飘摇,前赴后继,向着天堑而去。     它们化成了先民,化成了古人。     众人徒步前行,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没有任何表情,形体枯槁,他们不止步,要填满那黑色的天堑吗?     楚风的灵在颤栗,在这种状态下,虽然没有双目,但他却感觉双眼部位发热,像是在淌血,又像是在淌泪。     他忍不住,要跟随过去。     突然,有几个特殊的老者驻足,止步,回头看向楚风,像是贯穿时空,看到了他真正的来历!     “你和我们不太一样,还是回去吧。”     一位老人开口,破衣烂褂,状态很不好。     “你……还有意识,能看清我的一切?!”楚风震惊。     “我们是失败者,但,我们也不想放弃最后的余热,‘灵’还在沸腾,去镇路尽头的大祸患!”又一位老人开口,枯草般稀疏的发丝没有一点光泽。     楚风怎能不震撼?     他们现在是灵,应该懵懂了,浑噩了,可是现在,却能回首,能看到他的真正根脚?     这几个憔悴的老人,当年得多么的强大?!     “路不要走偏,花粉路,最强路,本质是靠自己!”一个老人提醒,眼神黯淡,白发带着血黏在苍老的脸上。     楚风心神一震,在同情他们的同时,也迅速请教,道:“我的路偏了吗?”     “我们的真路,开启与触动的是我们体内的‘藏’,激活的是自己身体的‘仙’,是我们自己!”双目黯淡的老人再次开口,又道:“只因这天地间污染太厉害,敌人侵蚀的过分严重,我们不得已才用触媒,引入花粉,才闯出这样的一条路。但千万不要本末倒置,不要迷信花粉,异果,这只是我们通向至高境界的过程,手段,铺出的过度的路,如果没有污染,我们自己就能激活自身的仙,我们走的是最强路!”     楚风被震撼了,意外的相遇,竟聆听到这样的教导,让他心神剧震不已。     这绝对是花粉路的前贤,当年的宿老,甚至曾参与拓路!     他们很憔悴,让人同情,觉得凄凉可怜,但是,他们都曾为不可想象的绝世强者。     “也不要舍弃花粉,天地污浊后,毕竟是它带来了希望,我们只是提醒你,不要过分的倚仗,路不要走偏,便可以用花粉!”又一位老人告诫。     他们稍微驻足,便又要前行,走向黑色天堑。     楚风快速跟上,有太多的话想说,想问他们。     “回去!”一个老人低喝。     “前辈,我还想请教!”楚风快速说道。     另一位老人很凄凉的开口,道:“你以为我们不愿多说吗,你我隔着多少个时代?我们这样开口,已经付出无边的代价,有几人可以隔着很多个纪元对话,交流?没人可以改变历史走向,不然诸世倾覆,什么都不存在了!”     突然,有一位老人注意他的石罐,这件器物有天物自晦之能,在几位如此绝世强大的老者的眼皮子底下都消失了片刻,现在才被发现。     “这个祭祀器皿……还在啊,在我们的时代就丢失很长岁月了,它曾承载着我们的光明,希望,当时是它带来了种子,带来了花粉,现在,还有用吗?亿万载过去,不知道多少个纪元流逝,它或许会通灵,亦或者它本身就有天大的来头,一直有灵,只是我们失去,错过,当初没有解析出。”     一位老者怅然,怀念,痛苦,神色无比复杂。     “这里有我们就行了,你不要将自己搭进去,回去!我们几人共同出力,送你走!”几个特殊的老者要出手。     他们不惜承受无边大因果,干扰古今。     显然,他们想保住楚风。     突然,一人醒悟,道:“你来到这里,并没有懵懂,意识还在,自有道理,不用我们相助。好,好,好,你是我们的后人,证明我们的路还未彻底断去,我们的血脉不曾完全绝灭,还有人在!你能来到这里不易,希望你回去后能走的通,走的更远,快离开!”
推荐阅读: 《涅槃之梦》 《谁与争锋》 《散尽桂花香》 《传说之帝国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