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75章 终极行世间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75章 终极行世间

  有人擎长矛,遥指无上!   现场寂静,人们僵在原地。   自古至今,有几人敢如此,睥睨天下,呵斥魂河之主!?   若是传出去,外界人肯定难以置信。   连腐尸都惊呆了,瞪圆眼睛,那九张人皮好张狂,够霸道,可是,真能请来那位吗?   狗皇也口干舌燥,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   恫吓魂河的无上生灵,毋庸多说,这件事儿可以足以载入史书中!   泰一、武皇、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都有些发懵。   他们自问在阳间足够狂了,可是今天看到九道一的这种姿态,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小巫见大巫。   那张人皮……疯了吗?在干什么,直接叫板无上!   几人觉得,不是九道一疯了,就是这个世界疯了,再不就是他们几人疯了,所以出现各种幻觉。   狗皇眼神灿烂,心情大畅,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多少年了,它一直想这么做,但却没机会。   现在,九道一威吓魂河无上生物,让它觉得太舒心了。   狗皇将小圣猿抱在怀中,保护的很严实。   它看向九道一,道“就看你的了。”   狗皇觉得,这张老人皮还是很靠谱的,从不说空话。   它心情激荡起来,真能呼唤那位回归吗?让它都忍不住想大吼一声!   事实上,在场的人都无比激动,内心中惊涛拍岸。   腐尸眼神冒蓝光,死死地盯着九道一,内心强烈渴望,呼唤那位降临!   黎浑身都被乌光淹没,连稳如他都呼吸急促,今天真的能见证神迹吗?!   武皇眼神绿油油,沉默着,但胸膛却在剧烈起伏。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等,都激动到难以自抑,身体发抖,有种要窒息的感觉。   难道真的可以看到那位传说中渐渐模糊下去、人间再也不可见的存在回归?!   此际,所有魂河中的生物全都跪伏在地,瑟瑟发抖,宛若羔羊面对史前巨龙,全身哆嗦,叩首膜拜。   很靠谱的九道一,身体如同一杆标枪般,钉在原地,站的笔直,他单臂擎矛,斜指魂河终极地。   他一动不动,保持这个姿势不变!   “从一数到九,召唤开始!”狗皇很放松,还有心情倒计时呢。   它认为那张老人皮有把握,所以才这么淡定,这么安宁,不出声音。   光头男子忐忑而又紧张,但内心也充满期待,一脸崇拜之色地看着九道一,暗叹老人皮真牛啊,呵斥无上,就跟骂自己孙子似的,而完事儿后还摆姿势呢,面不改色,真稳啊!   “师傅差不多就行了,呼唤啊,请哪位归来!”黎暗中催促。   九道一没什么反应,酷酷的站在那里,遥指黑暗深处,矛锋依旧直指无上,他一动不动!   魂河终极厄土,那个眸子可怕的瘆人,宛若开天辟地般,让空间塌陷,时光扭曲,诸天都要归于死寂。   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唯有那可怕的眸子,恐怖无边,冷漠无情,俯视诸天。   数不尽的宇宙中,只有眸子是永恒的,成为诸天的唯一!   若非帝钟守护,没有任何外来者可以站在魂河前,此时万物都将被磨灭,没有什么可以留下来。   可以看到,无边黑暗宇宙深处的的眸子,开阖间,大道都在断裂,敌对的一切,有灵性的东西都将被毁灭。   黑血研究的主人那柄遗落在战场中的神剑在暗淡,而后炸开,化成丝丝缕缕的精气,被那可怕的眸子吸收。   这个级数的母金兵器都如此?可见多么的瘆人。   如果换成血肉之躯会怎样?估计,立时腐朽,化作尘埃。   一眼望来,万物死绝,诸天秩序断,这……无法想象,他到底有多么强!   可是,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下,在这种让人胆寒的背景下,狗皇依旧很强势,道“你瞧啥?”   它很不爽,因为那只眸子太漠然,不言不动,就这么俯视所有人,像是高坐三十三天上的祖仙冷漠地看着地面的蝼蚁。   光头男子轻轻地拉了拉他,示意别冲动,毕竟还未将那位呼唤回来,现在还不是轻狂的时候。   狗皇忍了又忍,这才没出声,不然,它都又想再呵斥那只巨大的眸子了,独眼龙,你瞧啥?!   然后,它转头看向很靠谱的九道一,老人皮还真沉得住气,依旧那么的酷酷的,狗皇很想说,你都多大年纪了?耍什么帅!   “师傅,差不多了,别摆姿势了!”黎又一次暗中催促。   很靠谱的九道一,稳如泰山,依旧纹丝不动,矛锋高高扬起,都不带颤的。   腐尸有点急了,在心底传音,道“我说,老皮啊,你可以了,赶紧呼唤,不然要出大事儿了!”   毕竟,帝钟的防御不可能无限制的,总是震动下去会出现纰漏。   然而,这一切都丝毫没有影响九道一的“稳”!   狗皇也觉得不对劲儿了,这老家伙是不是稳过头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那装,给点反应啊。   “我等很多久了,将那位呼唤回来了吗?”   魂河终极地,传来冰冷的声音,那个眸子更加的恐怖了,无数的纹络在其周围蔓延,时光都乱了。   甚至,可以看到,时间长河浮现,居然在倒流!   至于无数的规则、数不清的秩序神链,都如浪花般,在他那如海的气息中焚烧,熄灭,归于虚无。   整片魂河战场都一片肃杀,天地万物皆凋零,所有的生机都被彻底都抽干了。   一切都是因为,无上复苏,冷漠的注视狗皇、九道一等人。   至于外界,同样可怕。   诸天轰鸣,大道炸开!   此时,万界都要坠落了!   各地,道音隆隆,规则在断开,一片世界末日的景象,无比的骇人。   许多天宇,异象惊人,道祖伏尸,沉坠深渊。   魂河无上生物的虚影模糊的呈现,映照在各大天宇,各教鼻祖伏尸其脚下,血淋淋,震慑当世所有生灵。   有的昔日的景,也有未来的预演,浮现在天域,照在各界,让每一位强者都惊悚。   这一天所有进化者都颤栗,世界要走向终点了吗,一个纪元又要结束了?各族莫不有种悲凉感。   不灭的道统,贯穿过不止一个纪元的传承等,都早有准备,现在一些老怪物叹息,开始着手安排与布置。   魂河,门后的世界。   九道一终于扭了扭脖子,没有骨头,却还是传来嘎嘣嘎嘣的声响,暗中道“他么的,他居然真能出来?!”   这时,狗皇都有些急眼了,道“死人皮,你真是稳如狗,你倒是喊人来啊!”   腐尸都想上前动手打人了,老人皮这个慢性子,让他受不了!   九道一暗中传音道“我要是能喊来,还会留到今天?早灭魂河、古地府了,我就是想试试,能不能吓住他。”   你大爷!狗皇差点跳起来,真想一狗爪子拍烂他,原来你都在装啊,亏我刚才还在说你最靠谱。   腐尸也傻眼了,整个人都僵硬在那里。   光头男子无言,谁都没这位离谱,一切都是吹的?!   武皇眼神绿油油,什么话都不想说。   显然,魂河的无上生物并不相信九道一能呼唤那个人回来。   “那你刚才为何阻止我出手?”狗皇想咬死这张死人皮,就没见过这么不靠谱的,光顾得过嘴瘾了。   连黎都无言了,杵在一旁,不想搭理他。   “还是我出手吧!”狗皇严肃无比,都说它不靠谱,现在看来,它才是最靠谱的!   九道一开口,道“你别乱出手,万一打不准怎么办?早先我也是担心,怕这所谓的无上是一个替身,故意引我们祭出杀手锏,那就麻烦大了,所以我拦阻你。”   狗皇也有担忧,杀手锏自然是留到最后,需要一击必中才行,万一出了问题,那他们都得交代在这里。   轰!   这个时候,终极地那里,眸子睁开的更大了,像是有无边的大界模糊浮现,都在眼中,都在眼底,那些大界都……被毁灭了。   那是无上生物当年血洗各界的景象吗?   帝钟剧震,显然承受了无边的伟力,钟波浩大,响彻了诸天万界,深深震撼了所有强者。   黑狗在催动大钟,与钟体内的意志沟通。   事实上,器灵已经苏醒,不然的话也挡不住无上的气息,唯有它自主复活,才能散发出无边威能。   但很可惜,它残缺的厉害,在当年的万界流血的大战中,曾经被打穿,有不少钟体碎片散落在外。   嗡!   “还是我来吧!”九道一开口,高举战矛,这是又一次开始了?   狗皇与腐尸等人都不想和说他说话了。   “狗子,告诉我你那个观想法,似乎另有奥秘,有独到之处,我也观想试试看,召唤那位出现。”九道一举着战矛,这样严肃的开口。   狗皇呆滞,这老人皮还真敢乱来,道“你连骨头都没有,撑不住,再者说你跟那位熟吗?我一路与天帝走到最后,所以敢这么观想,我身上甚至有天帝给予的一缕本源精粹,所以无惧。”   “熟!”九道一开口,但是,他也很失落,祷告无数岁月了,都没有人回应,这让他黯然而又担忧。   他抬头道“告诉我,怎么观想,我在此基础上再召唤!”   同时,九道一主动出击了,这个时候的战矛通体璀璨,再也不平凡,杀气滔天,简直要洞穿万界。   可以看到,它一下子晶莹起来,大道符文无数,熊熊焚烧,宛若一把文明起源火炬,点燃了黑暗的大宇宙。   这一刻,它的光芒普照万界,所有强者都感应到了,也都看到了,全都倒吸冷气。   像是无尽黑暗世界汪洋中的一盏明灯,一座灯塔,在接引,在为某位至强者指路,让他找到回家的路!   “昔日,古天庭的那把战矛?!”   有些活的无比久远的老古董,认出了此矛的来头,心都在发颤,居然又出现了,今天诸天都要被捅破。   可以看到,万道为火,矛锋发光,点燃,秩序与大界崩塌的声音传来,九道一在观想,在呼唤那个人,同时他也用尽力气,刺出了这一矛!   在大钟的光罩下,露出一块区域,让那矛锋穿出,爆射符文光华,杀气镇万世!   “杀!”   狗皇也在配合,与大钟的意识沟通,请它轰出最强一击,镇杀前方厄土中的恐怖生物。   魂河生物无边无沿,现在全部消失了,被那只眸子开阖间发出光束扫走,不然的话,留在这里的都要灰飞烟灭。   钟波惊世,它震动的不仅是杀劫,还涉及了时间本源,这是那位天帝的最强法,参悟无数岁月的大道。   他的兵器,自然蕴含了无穷妙理,时光如水,横扫过去,而后又化成了时间之刀,斩破万古与永恒!   轰!   黑暗尽头,那里爆发出刺目的光束,万道沉沦,诸天规则崩开,太恐怖了,时光长刀横扫一切。   与此同时,九道一的矛锋发出的无量光,贯通了永恒,无坚不摧,也刺到了,要镇杀万古诸邪!   这里无声的湮灭,开天辟地的气息弥漫,而后极速扩张,一切都像是被打回了原始之初,万物万灵皆混沌。   “可惜,这不是那位的兵器,只是他的战利品。”九道一内心轻叹。   ……   外界,清州。   楚风抬头望天,这世道要变了,各种异象不断出现,一会儿漫天如血染,一会儿又是道祖殒落的画面,一会儿仙王流血泪。   这一天,但凡进化者都能够捕捉到种种特殊的异象,连凡人都能有所觉,模糊的看到了天外的“奇景”。   楚风很焦躁,他转了一百零八圈了,自己都要迷路了,可是,却离那魂光洞越来越近。   “我真不想去!”他忍不住哀叹,这还讲道理吗?无论他们怎么改变路线,脚下都浮现出纹络,宛若一个先天开辟的时空隧道,终点直指魂河。   他已经将紫鸾送走,她并不受影响,楚风意识到,自己多半逃不掉,最终还是要过去。   这是什么事儿,见鬼了!他诅咒着,现在跑过去不是送死吗?他自称是楚终极不假,但却是未来的,而不是现在的。   现在闯过去的话,别说对付魂河内的大个的,就是早先那只白鸭子如果身体没出问题,都能将他弄死。   楚风最后一次尝试,无论是翻山越岭,还是横渡如金色汪洋的太阳河,都没任何用处。   脚下大道纹络蔓延,如同涟漪,又像是星河交织,为他组成一条道路,最终还是通向那魂光洞。   “如果不能选择,无法反抗,那就……强势降临!”   妥协,低头,他绝对不承认,我自己过去还不行吗?!   楚风被逼疯了,一咬牙决定自己过去!   无论是力量在牵引他,亦或是某个人在出手,逼迫他去魂河,他都不愿太过狼狈。   “那只白鸭子,曾经很害怕我,还有,以前那只黑狗,也看我的眼神很不对,我似乎很像一个人?”   在路上,楚风开始疯狂行动起来!   首先,他挑选合适的衣服,然后做旧,最后干脆直接找出件老古送给他的早于史前时代挖掘出来的不知道什么年代的破烂战衣,他穿上了!   然后,他又捯饬自己,给自己……做旧!   他一阵踅摸,将筷子长的小黑木矛找出来,插在发髻间,当作木簪!   他觉得,这玩意绝对古老,价值也不可想象,弄来当发簪很合适,不至于掉价。   “吾立大道巅,古今第一强,谁在诵吾名,哪个在唤我真身?!”   楚风摆了个姿势,觉得还是容易露馅,毕竟自身进化层次还没有达到终极领域呢,哪怕嘴里喊的再响,遇上不讲理的绝世生灵,一把掌糊他身上,那绝对就是……肉泥了。   “装的格不够强,神格差点事,道格也不满,我还得……做旧!”   一路上,他向前迈步,也在捯饬自己,不然的话,被动过去已经够危险的了,再被人小觑也太委屈自己了。   最起码,他觉得出场得有自己的风采,无论是装的,还是未来会如此,现在也不想太掉价。   可是,他翻遍全身,也没找出来几件能做旧自身的东西,也就石罐与三颗种子能拿得出手,可是,这些东西他不敢亮出来。   不然的话,他没准就像是那坐化的仙帝留下的无上道果,谁都想咬上一口,谁都想尝一尝“唐僧肉”。   “轮回土!”   到了后来,楚风发现,也就这东西足够特殊,也够古老了,都不知道在那轮回路尽头积淀了多么的岁月,才攒了那么点。   况且,老古曾说过,他大哥黎寻了漫长岁月,都不知道有没有找到过一两魂肉。   这东西的名字似乎应该叫——魂肉!?似乎还有更惊人的称谓。   怎么办?楚风一咬牙,将魂肉直接向自己的血肉中炼化,这东西气息足够的古老,如果自身全身都散发无穷岁月前的能量气息,估计没人敢说自己是毛头小子。   “到时候,都别惹我,在本天帝眼中,你们都是一群老崽子而已!”楚风自我催眠。   如果自己都不相信的话,怎么去唬别人?   “真特么的疼啊!”楚风龇牙咧嘴,将魂肉注入身体中,全身上下都如同刀割般,血淋淋,超越以往的伤痛,太难受了。   “不行,还得排列成无上符文,才更像样子!”楚风稍微思忖,直接对自己下手了,在血肉中排列魂肉,构建某种难以揣度的符号。   早期,他在轮回路上的光明死城中发现,那个巨大的石磨盘碾压万灵尸体时,会有一行金色符号闪现。   后来,他看到了更为全面与完整的金色符号,比那石磨盘更为深奥,源自石罐某次发光时浮现。   现在,他刻的就是这种纹络。   不久后,楚风的气息真的变了,古老,深邃,居然有些不可揣度,让人彻底看不透了。   楚风惊疑,效果也太明显了!   连他自己都觉得自身像是换了个人,自语道“我居然这么古老、神秘、强横,我是至高生灵?!”   这简直是迷之自信!   当然,他不承认,他只想说,本天帝只是在暂时催眠自己,一切都是为了磨砺,让自己更强,万古无双。   “稳妥起见,再来!”   楚风真的豁出去了,将魂肉打入了骨头中,与骨髓混溶在一起,然后五脏六腑,全身上下都照顾到了。   谁敢这么乱来?换个人的话估计折腾死自己了。   最终,他当在骨头与脏腑间也注入魂肉,并排列好金色符文后,他周身一片混沌,莫名气息流转,已经不可测!   一时间,他明明站在原地,可是却像是世上消失了,很难再有所感应。   “吾为天帝,独立大道巅!”楚风再次开口,这一次他觉得有点“模样”了。   他琢磨,九十九拜都过来了,或许还差最后一哆嗦,然后他就拼了,开始付诸行动。   他将魂肉打入自身的魂光中,并开始熔炼与排列,组成那些无上的符号,映照在整条灵魂中。   自这一刻开始,他完全有种脱离世间之感,这种体悟很飘忽,很古怪,也很惊人,让他自己都有种错觉,他很强!   现在,魂肉融于魂光,散于血肉骨骼间,让他真正的不一样了!   “该不会魂肉就该这么用吧?”楚风严重怀疑。   可惜,老古也不知道当年黎找这种东西要做什么,只是清楚,这东西的价值太高了,不可想象。   “我这么用到底是好还是坏?”楚风皱眉。   “不管了,此地事了后,我如果还能活着,到时候如果不对劲儿,我再挖出来就是了。”楚风琢磨。   他抬头蓦地发现,已经能够看到那片恐怖地带,破碎的魂光洞不断向外冒混沌气,一股可怖能量在散发。   这若是贸然闯过去,估计大能都要肉身崩溃,魂光永灭!   楚风脚下,那种神秘的金色纹络在蔓延,在交织,构建出一条康庄大道,直通魂河前,所有的能量与混沌气遇此路都自动散开。   这是真正而典型的万法不侵!   “有点诡异,很邪!”楚风瞳孔收缩。   他调整情绪,不再胡思乱想,马上就到地头了,他必须得有那种气度才行。   下一刻,他背负双手,睥睨天下,傲世而行。   这种状态他不是没有过,当年在小阴间也曾打遍四方无对手。   当然,现在还得要装,更深沉才行,要更加的不可揣度。   “我是无上的楚终极,我是无敌的天帝!”楚风心中时时提醒自己。   然而,看着脚下的路,他还是有点神游太虚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形成的?   恍惚间,像是有什么能量自他身上倾泻,构建了这条道路,难道自身还真有什么隐秘不成?!   不对,楚风摇头,他就是他,不是任何人!   然后,他遍思全身上下,能有意外的,也就那么几件东西,石罐,三颗种子,还能有什么?!   还是说,暗中另有人,在引导他来这里?   楚风来了,走进那条神秘通道,再次见到了魂河,并看到了魂河尽头的——门!   他无言,脚下大道纹络交织,直指门后世界,他没的选择,既然来都来了,那就闯入门后的世界!   此时,魂河终极地前,气息恐怖无边,无比的骇人。   钟波横扫,这次不是天刀的形态,而是真正的波纹,横扫古今未来,太惊人了,还有那矛锋绝世无匹,洞穿一切阻挡。   “本皇不信邪,要逆天!”狗皇大吼,全身上下都是血,哪怕自身干枯了,也在催动最后的血气,焚烧着,要杀无上生物。   “他果然出问题了,不然不会如此,早就杀出来覆灭一切了!”九道一也大吼,满身是血。   在那终极地,无尽的黑暗尽头,那只眸子张开间,居然有血流淌下来,是在刚才帝钟的冲击下流淌下来的。   这很恐怖,无上生物旧伤发作,有血滴落时,诸天居然在轰鸣,有天域在龟裂,骇人之极!   狗皇拼命,再次观想天帝,催动大钟,道“你还在吗,回来啊,本皇有难了,降临吧!打爆魂河!扫平诡异源头!”   九道一已经学到那种特殊的观想法,血祭战矛,呼唤传说中的那个人,在心中不断祈祷,请他回来。   “蝼蚁,呼唤好了吗,哪个敢降临?!”   魂河终极地,那个无上生灵冷酷无比,无情而淡漠,宛若盘坐在开天辟地前,俯视着一群蚁虫。   然而,他的话语刚落毕,无声无息,魂河前多了一个人,事先所有人都没有感应到,他一片模糊,被大雾包围。   “我……汪!”狗皇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   “真有人降临?!”黑血研究所的主人震惊了。   魂河终极地深处,一下子没有了声音!   那个人很模糊,背负双手,平静地看着厄土最黑暗的尽头,盯着那只淌血的眼睛。   。
推荐阅读: 《阿鼻地狱》 《神变》 《仙十记》 《邪医修罗:狂妃戏魔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