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486章 镇压世间一切敌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486章 镇压世间一切敌

  剑气纵横,斩破永恒,让无上生灵喋血,人头滚落,杀的古地府的强者还有那葬坑的怪物都四分五裂,身体不全,吃了大亏。   实在太惊人,一眨眼的工夫而已,无上生灵的肉身被格杀,遍问世间,谁可做到?   而眼前正在发生,真的有强者来了,屠杀无上,要灭他们。   这是血淋淋的现实,让世间震惊的一幕!   实在是盖世神威!   剑光突然降临,立劈无上生灵,震惊了各界,让无数老怪物都在颤抖,忍不住要顶礼膜拜下去。   多少年了,一直以来都是诡异源头的怪物君临天下,威慑诸天,而今天居然一次又一次出现猛人,去杀他们。   “天帝在上!”   有人颤栗,声音都在发抖,看到了那块宽阔的青铜板,瞬间想到是谁!   “师傅!”光头男子满脸都是泪水,跪在地上,大声呼唤,他热血上涌,恨不得跟着杀过去,手刃无上生物。   多少年了,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当年一别就是永别!   今日,居然在这里见到了,是那口铜棺,怎么能忘记,那是他师傅当年血战后驾驭离去的棺椁。   当年都说,天帝战死了,被青铜棺椁带走,漂浮在无边的域外,自葬永恒未知处,再也不可能回来。   那时,无数人恸哭,为其送行,天地同悲。   那是让人伤感与绝望的年代,那一刻永远的烙印在那个时代的人的心中。   许多人都老去了,战死了,凋零了,整个绚烂的大世都成为过去,璀璨已熄灭。   在接下来漫长的岁月中,活着的人心中都充满阴霾,有无尽的伤与悲,因为,天帝……战死了。   今天,天帝竟归来!   “吼!”   光头男子大吼,站起身来,发丝乱舞,双目中神光暴涨。   当年,天庭何等辉煌,只是,最终一战时却被打散了,残存的人经历各种颠沛流离,感受末世的兵荒马乱。   许多小字辈的少年,都苦难无比,从绚烂到暗淡,再到地狱般的黑暗,着实是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大悲。   天庭崩,那么多璀璨于一方的王者,全都殒落了,大军溃散,不复存在。   那一战过后,诸天都被血染红了。   而三帝沉寂,就此不见,更是让幸存下来的人心中无底,内心一片灰暗,再也见不到当年的辉煌绵延。   有的只是死寂,枯骨,逃亡,这么多年充满了血与泪,光头男子太心酸。   现在,他发现自己师傅的踪迹,看到那口棺,见到天帝归来怎能不激动,怎能不热泪滚落?   “啊……”腐尸也仰天咆哮,他当年的兄弟回来了,终于守得云雾开,曾经的那些人与大世,仿佛还在眼前。   狗皇也想大叫,但是,佝偻的脊背,浑浊的老眼都缺少了几许精气神,它终于等到了,强行支撑到现在,现在有些后继无力了。   它终究是老了,大道伤太严重,斩去了它太多的岁月。   “回来就好,活着就好!”狗皇颤颤巍巍,眺望域外,终于等到了那口棺,只要人活着,那些苦难,有什么揭不过去的?没什么大不了!   大不了一切重头再来,再战天下!   “这位,真不简单,厉害啊,渡过一次死劫,该不会又一次蜕变了吧?”九道一也很震撼,那位天帝的实力绝对的恐怖无边,如果再蜕变,那可真是有些可怕了。   “好开阔的剑!”黎在那里都要流口水了,觉得那棺材板炼成飞剑再好不过了。   “那不是剑,是棺材板!”光头男子不满的纠正。   黎道“一样的,你看到剑气亿万缕了吗?这是盖世无双的剑光,学着点,能有你师傅十分之一的火候就可以横行天下了,还至于这么狼狈吗?”   光头男子鼻子差点气歪,这后辈小子居然敢教训他?   他瞪眼道“你个老崽子,这在教育我吗,我出道的时候,连你师傅都不知道在哪里呢,一边呆着去!”   “我师傅就在旁边站着呢!”黎满面笑容地回应。   九道一幽幽地看了光头男子一眼,道“话有点过了,你师傅都没我年龄大。”   “……”光头男子实在是无语。   “咳,摆资格,你确实老,不像我啊,你看我多年轻,丰神如玉。”黎看着光头男子,又道你瞧,你这光头上都开始出现腐肉了。”   “老崽子,你给我站一边去,不想和你站一块!”光头男子不想搭理他了,现在的后辈真是不不让人省心。   光头男子忍不住道“这群老崽子,有一个算一个,真的没一个好东西!”   武疯子“¥……”   泰一“¥……”   黑血研究所的主人“¥……”   黎“……”   几人都不拿好眼神看他。   显然,众人有些放松,因为,疑似那位天帝归来了!   虽然是简单的拌嘴,但都是以神念完成的,所有这些其实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刹那间的事情。   不远处,剑气如海,将那片地带淹埋了,仿佛将万古打成虚无!   太霸道了,也太恐怖了!   “啊……”   八首无上最惨,凄厉长嚎,八颗头颅都被人斩落在地上,多少年没有这么被动了,遭受奇耻大辱。   他刚才几乎死去!   若非体内有祭文,可以保住他的本源,刚才他就被斩杀了。   这就可怕了,他本是无上生物,万法不侵,哪怕是整片世界都寂灭,诸天都死去,他也不会消亡。   可是,八颗头颅落地的刹那,他几乎真的死去了!   那剑光消融一切,腐蚀他的肉身,侵蚀他的魂光,无物不杀,霸道绝伦!   是主祭之地的力量,通过祭文,游走他的血肉中,让他复活了过来,他惊出一身冷汗。   嗖嗖嗖!   他快速逃向魂河,八颗头颅也都离地而起,跟着他一起避开那些剑光,向远处遁走。   这人……剑气的主人,他认识,当年曾经交战过,一起围猎过此人,甚至沟通上苍,一起猎杀三帝,不是杀的几乎死去了吗?这人居然又现身!   噗!噗!   八首无上胆寒,在他撕裂空间,超越光速,逆转时光的逃离过程中,他还是有两颗头颅中剑,彻底炸开了。   这一次,连祭文都没用,都没有来得及保住那两颗头颅。   “啊……”他惨叫,真的剧痛无比,因为那两颗头颅连着他的本源,这是一生道行的精华所在之处。   就这么一瞬间,他被人彻底斩掉两颗头颅。   这还不算结束,剑气千幻风云变!   他逃回魂河时,已经长回他头上的那些头颅中,一颗直接噗的一声如同烂西瓜般碎掉了。   “不!”他大叫,因为这还没完,那是无形的能量,剑光超越了大道的范畴,无形物质,覆盖他这边。   “噗!”   又一颗头颅被斩爆!   他大叫,怎会如此?   他可是无上生物,不死不灭,万劫不朽,哪怕经历再大的磨难,也会始终驻存世间,根本不会死。   终于,他忍不住了,害怕了,恐惧到极点,焚烧血液中的祭文,嗖的一声从原地消失了,短暂的脱离这片时空。   他很想问,这是怎么了?   天地要变了吗?时代更迭,诡异源头难道无法再统驭诸天万界?   今天太可怕了,这是他第二次动用这种手段逃命。   不久前,那双留下一行金色印记的脚,给予了他极大的震撼与惶恐感,就那么随意漫步过去,就险些将他踩爆,让他形神俱灭。   不得已,他们几人才激活祭文,暂时脱离诸天万界,躲到永恒未知地,逃过死劫。   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几乎算是前后脚,现在他居然又一次这样动用祭文,实在让他难以接受这个现实。   若无祭文,他等于死了两回了!   “吼!”   魂河前,古地府的生物咆哮,他比较刚,没有第一时间退走,要打生打死,不信邪,要干掉那个人。   毕竟,当年虽然说双方阵营两败俱伤,但是总的来说,是他们联手将天庭打灭了,令其不复存在。   现在,那个人回来了,昔日的天帝再现,古地府的强者怎能甘心,不愿退缩。   他被斩开的身体霎时愈合,也是因为有祭文的保护,让他渡过一劫,不然的话亦危矣。   此刻,他发狂出手,向天空中轰去。   他要打落诸天星斗,将域外那口棺击落下来,与其决一死战。   最为重要的是,他有底气,当年联手击杀三帝,现在依旧可以召唤古地府,呼唤葬坑的所有怪物。   无上生物齐出的话,毫无保留,难道还杀不死对方?!   “各位不要走,莫要惧怕,他必然还没有迈出那一步呢,我有感觉,他还未成功!”古地府的强者喝道,联合其他人。   他的大手探出后,铺天盖地,黑雾翻腾,直接将整片天空都覆盖了,向着域外轰去,也在用力抓去!   这个景象太恐怖了,他的大手打碎苍穹,并探了出去,覆盖整片域外,让星海都暗淡了,无数大星坠落。   哧!   可是,这一刻,等待他的是什么?   并非天帝,也不是域外停驻的那口棺。   而是一道光,棺材板如飞剑般冲起,直接从手腕那里,将他的黑色大手生生给削断了,血液洒落,宛若滂沱大雨。   同时,爆鸣声传来,所有的血液在青铜棺材板的拍击下,都炸开,被蒸发干净了,没有一滴落向大地。   不然的话,无上生灵的血液一旦洒落在阳间,那绝对是灾难性的,成片的壮丽山河估计都要沉坠深渊。   同时,无上级的能量也被棺材板吸收了,并未能浩荡八方。   “啊……”古地府的强者嘶吼,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更为恐怖的事情。   那青铜棺材板放大,简直遮盖了整片天空,然后向着他拍击而去,轰隆一声,这像是一方宇宙砸落了下来。   砰!   这一次,无上真血四溅,古地府的无上强者被棺材板重重的拍出去了,从阳间大地上消失,被砸进魂河所属的世界。   并且,他刚被砸进去,身体就炸开了!   青铜棺材板一击,这是何等的强横霸道,简直是恐怖之极。   那位天帝还没有现身呢,就将古地府的怪物打爆了。   古地府的强者很憋屈,很焦躁,同时也恐惧了,难道这位天帝真的迈出了那一步,不然的话何以如此?   一面青铜棺材板就将他拍翻了,砸爆了。   他如同八首无上般,心中冰冷,这种濒临死境的体验太不好了,今天这是第二次了,经历过那双脚的碾压,现在又被人轰爆,太瘆人了,让他心悸,惊惧之意腾起。   哧!   棺材板忽然变得璀璨无比,化成虹光,真的宛若惊天一剑,从那外界俯冲而来,刺穿古地府强者体外的大道符文光幕,将他生生钉在了地上!   若非他的身体格外的高大强壮,那么就这样一戳,他就直接断裂成两截了,毕竟这“剑”太开阔了。   尽管此次,这对他来说也是重创,身体又一般炸开,祭文在体内凝聚都无用,被那棺材板戳烂下半截身体。   “嗖!”   他的上半截身子逃遁,脸色阴沉无比,他的本源失去了一半。   这怎么可能?他心中颤栗。   按理来说,这种级数的生物不要说一滴血,就是只剩下一缕精神能量,他都可以迅速重生回来。   可是现在,他被纯物质伤害,被那棺材板钉在地上后,一半身体崩烂了,连带本源跟着消失小半。   这简直没天理!   这完全不符合天地规则,他是无上生物,怎么能被人这样一击打没一半?!   轰!   棺材板又轰过来了,朝着他剩下的半截身体压盖过去,整个人都要被糊在下方了。   他一声怒吼,终于也迫不得已,如同八首无上般,焚烧血液中的祭文,脱离诸天,暂时逃到永恒未知处。   古地府的强者不可谓不刚,结果却是这么个下场,简直是反面教材,流血的榜样。   另一边,蚕蛹、葬坑的怪物、四极浮土下的神秘强者三人,也都在倒退,联手向魂河撤退,他们心惊了。   刚才,他们都出手了,不是未动,而是被抵住了。   剑气亿缕,在攻击他们,这次不是棺材板发出的,而是直接从天外星空中倾泻下来。   隐约间可见,域外悬着一口棺,无尽的剑气像是瀑布,又像是星辰大海决堤,从宇宙中无边无际的扫落下来。   “不管了,呼唤主祭之地的力量轰杀此人!”   “没错,不要顾那么多了,今天真是欺人太甚!”   无论是四极浮土下的神秘强者,还是葬坑中爬出来的怪物,全都出离了愤怒,他们刚才几乎被分尸。   哪怕用祭文保住了性命,可还是吃了大亏。   现在,他们要动用禁忌之力!   如果是在平日,他们提都不愿提那个地方,不想谈关于主祭之地的任何事,因为内心太忌惮,有些恐惧。   可是现在,什么都顾不上了,再不下狠手,他们可能会遇险,死在这里。   在他们召唤主祭之地时,那青铜棺材板已经直接横扫了过来,现在不像是阔剑了,更像是长刀,横扫千军。   “嗯,空间被锁了!”   “不好,时光在归于死寂,也被锁住了!”   几人面色变了,暂时无法召唤祭地。   “你们两个还等什么,杀啊,召唤祭地!”葬坑的怪物冲着远处的八首无上与古地府的强者大吼。   “杀!”   几位无上生灵都爆发了,多少年没有这样了,要再次联手,围猎敌人,决一死战。   轰!   八首无上已经缺少四颗头颅,很惨,但是依旧咬着牙杀了过来。   古地府的强者少了半截身子,虽然直接化形出来,修复肉身,但是缺失的一半本源却是无法回来,他衰弱了不少。   当当当!   剑气纵横,棺材板横扫,如刀如剑,在这几人中大杀四方,让他们再次喋血。   哧!   蚕蛹也负重伤,通体都是可怖的裂缝,从那缝隙间飞出一道又一道晶莹的蚕丝,比大道网还恐怖一大截,散发至强的能量。   纵然如此,它吐出成片的丝绦,交织成的大网,也没有能够困住棺材板,反而网破了,丝线断了。   蚕蛹满身都是裂痕,不断溢血,横飞了出去。   “神蚕,你不是无比强大吗,怎么还留手,不决一死战?”四极浮土下的神秘强者喝道。   “你滚,我在蜕变中,蚕茧都没打破,你让我血祭自身吗?”蚕蛹中传来声音,很冰冷。   “休要多语,杀!”   “召唤到了祭地,可以打破青铜棺了,杀死那个人!”   有无上生物大吼。   远处,光头男子看的揪心,有些害怕了,不是怕自己出事儿,而是担心师傅能否抵住这么多无上。   他知道,古地府、四极浮土、天帝葬坑多半得到消息了,还会有无上生物赶来!   这简直是当年群魔围猎三帝景象的再现,光头男子真的不想再看到那一幕悲剧了。   轰隆!   魂河深处,深渊下的混沌后方,传来一股力量,像是要打开一条通道,开启一个洞口,那是……主祭之地吗?!   真有丝丝缕缕的禁忌力量要浮现了,要吞噬掉那青铜棺材板,以及域外太空中的那口古棺。   嗡!   青铜棺材板轰鸣,发出了刺目的光华,在它上面的青铜锈都跟着晶莹起来,不再沧桑暗淡,仿佛获得了新生。   哧的一声,青铜棺化作一道光,冲了过去,然后堵住了那条通道将要开启的洞口,直接封门,给挡住了。   此时,青铜棺材板晶莹透亮,不像是锈迹斑斑的金属,而像是璀璨的艺术品,太过瑰美了。   “能否击杀他?!”天帝葬坑的强者森寒说道。   “杀!”   几人联手,彼此看了一眼后,义无反顾的冲起,抬手向着域外抓去,大手遮天,笼罩阳间的天空。   他们要直接抓向青铜棺。   在他们看来,主祭之地的门堵不住,终究会有能量扩张出来,轰杀天帝。   然而,他们低估了那棺材板,此时它绽放霞光,在上面刻着各种图案,如饕餮、鲲鹏、真龙,以及远古先民祭天、祭祖的景象。   现在,这些画面复苏,居然腾飞出鲲鹏、真龙等神禽瑞兽,向着几位无上生物扑杀过去。   “哼,凭些许异类也想杀我们,太弱了,如同蚁虫般!”有人不屑冷笑。   然而,让他们毛骨悚然的是,这才是开始,那青铜棺材板上映照出一条身影,这个时候直接一步走了出来!   轰隆!   这个时候,早先出现的那些鲲鹏、真龙、饕餮等,全都化成灿烂的符文,落在那人的身上,组成战衣。   这应该是一个男子,英姿勃发,昂首而立,周身都带着混沌气,大步走了出来。   不是真身,只是棺材板映照出的天帝身!   “师傅!”后方,光头男子大叫,他认出了那真的是他的师尊,当年的天帝!   虽然那个人被混沌气淹没,尤其是面部那里,大雾格外的浓,看不到真容,可是,他绝对能够辨别出,就是他师傅。   “兄弟!”腐尸也眼睛都红了,等了这么多年,终于再相见,那个人没死,今天青铜棺映照出其天帝身。   “本皇没有白等,努力的活着,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狗皇居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这么多年来,它受尽磨难,太不容易了。   它努力的活着,对抗体内的大道伤以及不祥物质的侵蚀,只是为了等到将来,再看到那些人。   英姿慑人的男子,从青铜棺材板上显化出来后,不再催动剑气,而是直接挥动拳印,打出无可匹敌的力量。   那些探向域外的大爪子,此时全都颤栗,迅速收回,蓄势后一起向着这个人轰去。   轰!   那个男子无惧,一记拳印,直接打出,轰爆古今,这片时空都被打崩了!   魂河被彻底蒸干,漫天的魂物质消散,许多怨魂哀嚎,又被净化成纯粹的能量。   日月星辰都无光,彻底暗淡。   “啊……”   葬坑的怪物惨叫,他被一拳轰爆了,承受了帝拳最为恐怖的正面一击!   这才是天帝最强绝学,以拳印镇压世间。   噗!   血雨飘散,葬坑中的怪物炸开了,惨叫声戛然而止。   他的残体催动祭文,想要逃离,可是另外一拳已经贯穿过来,超越了时空的束缚,那光阴长河都在倒流!   砰!   葬坑的怪物彻底爆碎了,魂光都瓦解了,被这一拳彻底的轰散。   虽然有他魂物质,他有真灵,想借助那散开的祭文凝聚,再复活过来。   可是,那拳印璀璨,如同一座永恒的神炉横亘虚空中,镇压此地,焚烧葬坑怪物的残魂,磨灭其真灵。   帝拳无匹,在这里连续震动数次,将葬坑中的怪物的真灵残念等全部击爆,轰散,磨灭了个干净。   死了,一位无上强者殒落!   “这……”   今天死了一位无上,绝对是大事件,让剩下的几大强者脸色都变了,瞳孔急骤收缩,迅速倒退。   轰隆!   混沌雾气中的男子迈步,英姿伟岸,只身一人向前逼去!   接着,他再次挥动帝拳,想要镇杀他们全部!   “吼!”远处,狗皇嘶吼,长啸了起来。   “天帝!”光头男子更是大叫。   “当镇压世间一切敌!”腐尸吼道!
推荐阅读: 《楚天孤心》 《血珠劫》 《传说之帝国荣耀》 《先驱为你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