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墟 第1529章 仙后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圣墟

第1529章 仙后

  一拳而已,她居然轰杀一位大能!   所有这些都是因为,妖妖轻灵挥动洁白的拳头,便漫天都是道纹,看起来像是密密麻麻的闪电般,将那位强大的轮回狩猎者覆盖,瞬间撕裂!   这位大能尸骨无存,血雾在漫天的道纹中溃散,刹那消失,这个强大的生灵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四野,鸦雀无声。   两界战场,妖妖冰肌玉骨,衣裙猎猎,青丝飞扬,空灵出尘。   她笑时很灿烂,让天地都共辉映,明亮起来,可一旦出手时却也很冷,虽为一女子,但行事果断。   现在的她称得上冷艳,强大,这种风姿与战力,在两界战场诸强面前格外的出众,若清冷的的战仙临尘。   一拳毙大能,怎一个超凡了得,莫要说年轻一辈,就是各族的名宿以及活了无数各时代的老怪物都瞳孔收缩,这个女子在战斗领域中太惊艳了!   老怪物洞彻真相,这个女子虽然在轻灵的挥拳,但是霸道绝伦,最为重要的是没有浪费一丝能量,妙到毫巅。   拳光绽放时,道纹漫天,如闪电倾泻,其实是在沟通阳间规则,引天地大势绞杀那位大能,同时也在直袭大能凝聚的大道碎片,从内部将其形体瓦解。   道纹如炽光,似灿烂朝霞,看起来很美,结果内外共振,顷刻间毙掉自轮回路中走出的古老而强大的生物。   锵!锵!   轮回刀出鞘的声音发出,两个形体枯槁,头上稀疏黄发散乱的大能,各自抽出背负的暗红色长刀!   这是制式兵器,一模一样,但是等阶极高,斩中敌人的话,直接令敌手化成一滩脓血,连转世轮回都不可行。   这是一种极为歹毒的兵器,外界不可见,刀锋经过轮回能量的加持,闪烁着诡异的光束。   “你们也要出手?”   妖妖光滑柔顺的发丝飘舞,自身空明如仙,美目深邃,肌肤雪白晶莹,声音略带磁性,如天籁之音。   可是,她却也露出了杀机,有些冷冽的气息在那里释放,若广寒冷月当空。   第一时间拔刀相对的两位轮回狩猎者,绝非一般的混元级生物,而是真正的大字辈,若非皮包骨头,在漫长光阴中耗掉了过多的生机,恐怕有成为大能中恒字辈的可能。   在他们的背后,其他大能也都瞳孔射出赤芒,准备动手。   有六人在排列,脚下踏出奇异的步法,发生奇诡的事,竟让模糊的轮回路浮现,在牵引莫大的能量!   哧!哧!   为首的两人,也就是拔刀的两位大混元级强者先动了,人形身体带着腐朽的气息,皮包骨头,背负一对腐烂的羽翼,拍打着,比闪电还要快,让虚空炸开,身后蘑菇云成片,向着妖妖扑杀过去。   他们手持轮回刀,此时发出冷冽的光束,刀气万重,淹没了天地,实在太恐怖了,轮回力铺天盖地!   此时,连堕落仙王族的人都变色,大能当中的佼佼者,真正的绝顶大混元级生物,全都瞳孔收缩。   因为,来自轮回路的两个狩猎者实在太强了,刀光覆盖四野,天上地下一切都暗淡了,唯有两口刀成为永恒,杀向前方的清丽女子。   他们的腐烂羽翼,道纹密密麻麻,为自身加持,倾尽一身的能量都灌注在刀体上,像是可以斩破不朽,长存古今未来间。   妖妖凌空,衣袂飘舞,她并未前冲,而是在原地施展秘术,素手划过虚空,洁白中带着点点光晕,居然使空在刹那紊乱!   锵!锵!锵!   天地间,发出可怕的拔刀音,四面八方仿佛都有人都在出刀,朦胧间可见,在虚空中走出一位又一位身影,都在拔刀,很模糊,但也可怕,刀气如海,向着两位轮回狩猎者立劈过去!   “嗯?!”   正在振翅、比闪电还快的两位狩猎者,身体绷紧,头皮都要炸开了,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迅速停驻身形,止住步法。   从迅猛如雷霆,到寂静下来,都是在他们一念间完成的。   两人擎着长刀,背靠背站在一起,对着四方的影影绰绰的身影,面对无数劈来的刀光与大道碎片,两人感觉身体都要炸开了,竟要被绞杀?!   那是什么秘法?各族强者都吃惊。   锵!锵!   最为诡异的是,两个大混元级生物中的长刀竟也在共振,并突然间变向,向着他们自己斩去!   无比恐怖的事发生了,这种趋势不可逆转,两刀如虹,赤色如血,居然斩在他们自己的脖子上。   噗!噗!   殷红的长刀如血般,落在两位强者颈项上,直接割落他们的头颅,太锋锐了,也太妖邪了,两人宛若在自绝。   这是大能级的轮回刀,虽然属于制式兵器,但却是世间最歹毒的几种兵器之一,让他们下场凄惨。   两位大能刹那化成两滩血迹,连魂光都没有逃脱,溶解了,在殷红的血色中归于虚无,瞬间死去。   他们死在了自己的刀下!   而这一切都是电光石火间发生的,快到许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两个拍动腐烂羽翼杀向妖妖的大能就殒落了。   太快了!   堕落仙王族阵营内,有几名真仙瞳孔内浮现深渊,竟伴着星空炸开的画面,更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浮现,演绎某种法,类似妖妖刚才双手划动的轨迹。   “兵字诀!”   一位堕落真仙低呼,很震惊,这是他们堕落族中都少有人涉足的领域,号称可掌天下各族兵器,但此路几乎断了。   此术是天帝留下的传承,被推演到了极致,只是后来仙族整体黑化,旧路难走,有些法变异,很难练成。   现在,有人居然完美的施展出堕落仙王族的不世秘法,怎不让他们吃惊?   几位堕落真仙都神色剧变,心绪起伏,此女竟修成堕落仙王族的法,实在太惊人了!   两柄长刀落地,依旧闪动妖异的红光,撞在山石上发出的声音有些刺耳,让所有人都回过神来。   就这样斩杀了两位大混元级的狩猎者?!   而她却没有离开原地,依旧悬浮在半空中,衣袂展动,青丝飞扬,整个人空明而有仙韵,凌空而立。   这一刻,各方都被镇住了,包括来自轮回路的狩猎者!   后方,有六位散发腐朽气息的大能,都已经站好方位,动用可以合击的某种场域,让模糊的轮回路都浮现了出来,结果却没敢妄动。   老古眼睛都直了,这是谁啊,楚风的故人?太强悍了。   那两位死去的狩猎者可是与老古同级数的大混元级生物,说杀就杀了,而且像是让那两人自绝般,死的诡异而迅疾。   老古暗呼,太强大,太可怕了。   一时间,老古满脸灿烂,笑的像是春天里的山花,主动打招呼,快速套近乎。   而且,他不仅自来熟,还想让周曦帮着介绍。   “我老古,名叫古尘海!”   让老古很满意的是,当提及自己的姓名后,无论是妖妖,还是与同行的人都对他行注目礼,目光整齐划一,都落在他身上了。   老古顿时感觉很有面子,这才一通报姓名,居然就被大阴间的人这样重视,所有人都看来。   他挺胸抬头,呲着牙,笑容越发朝气蓬勃,满脸都像是在发光。   “你姓古?”来自大阴间的那位老者露出异色问道。   “是啊,我老古很有名气吗?”老古笑的开怀。   老者对老古咧嘴一笑,露出发黄的大板牙,笑的也很开心。   老古笑容未减,但是心中却很嫌弃,暗自鄙夷,一个糟老头子没事儿对我笑什么?   我懒得搭理你,老古腹诽,没看我在与空中那个天仙般的女子对话吗?你个老梆子没事笑毛!   老者呲牙,笑眯眯,然后砰的一声,直接就给老古的鼻梁来了一拳,力道恰到好处,不重不轻,鼻血四溅!   老古嗷的一声就叫了出来,真他么痛啊,他压根就没防备,这老货会给他来一下,结果遭捶了。   “老梆子,老怪物,老东西,我怎么着你了,抢你媳妇,还是殴打你闺女了,为什么袭击我?”老古愤懑。   他倒是没动手,因为,早已看出来了,真打不过人家,怎么看这老家伙都像是个究极层次的生灵。   “咳,大阴间出口那里,有个躺在棺材里的人让我们打姓古的。”老者呲着黄牙告知,那笑眯眯的样子,让老古想吐血。   当然,得知真相后他更是想一头撞向大阴州,讨个说法,绝对是他大哥的黑货,这是在借别人之手教训他呢!   然后,砰砰两声,老古的眼窝子变成青紫色了,又挨了那老怪物两拳,痛的他嗷的一声惨叫,但却没脾气,怎么办,打回去吗?还是说,现在他去找黎算账?根本打不过!   此时,没人为老古伸冤,事实上除却大阴间一行人外,没什么人关注他,所有都在盯着妖妖。   比如龙大宇,现在他一脸迷茫,盯着妖妖,而后皱着眉头苦思,喃喃“为什么,看起来这么熟悉,似曾相识,我以前认识她?!”   “帝姿!”亚仙族内,三族长慨叹,这要是他们这一族的女儿多好。   为什么今天一而再的见到妖孽,先有楚风,后有这个女子,让亚仙族这位三族长心中很不平衡,神魂起伏。   阳间各地,许多人都在通过晶壁观战,看到了这一幕,全都震撼无比。   “这是谁,太惊人了,抬手间就可以杀大能,轻松而从容,看她似乎也不是大宇层次的生灵,怎么会如此强大?”   无数人都大受触动,叹于那个女子的手段实在厉害。   “都傻了吧,被这女人的战绩惊住了吧?据我了解,这女人在另一片宇宙中有星空下第一之美誉,资质高的吓人。”   “你知道她是谁?”   “当然,这女人远比你们想象的天纵非凡,名妖妖,当年还没成长起来呢,可是却曾跨境杀过太武天尊的道身,那一战,当真是光辉灿烂照星海,两者差了几个境界呢!”   有人质疑他,为什么了解这么清楚。   “我去过小阴间,自然知道那一战,武皇的徒孙太武被人杀道身后,那个女子也坠落下大渊,想不到时隔多年,她居然自大阴间而来。”   当初,太武、浑弈等四大天尊的门下共赴小阴间,寻找阳间遗失的几件至宝,的确有部分进化者了解那些旧事。   那个人说出部分真相。   事实上,正是那一役成就了今天的妖妖,她何以崛起?与大渊有莫大的关系!   原本她的肉身就在上古失落在大渊,被滋养无数岁月,直到残灵与肉身相合,在那里决战太武。   最后,她沉下深渊,很多年都未出现,没有人知道她都经历了什么。   那下方,有活着的大宇层次的生物,那种辐射不可想象,而妖妖的肉身早年就在那里被照耀,竟然不死不腐,这实在逆天,顽强挣扎下来后,便是一种不可想象的积淀!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灵识复归后,不断突破,再加上她原本就天赋绝世,本就为昔日寰宇第一,真身完满后,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她的进步。   就更用不说,她进入大阴间后,参悟三条进化路的法,其路璀璨!   “这女人太厉害了,将来未尝不会是一代仙后!”有人叹道。   昔日的一些情况皆浮现了出来,在阳间各地引发热议。   “这是要逆天吗,楚风从小间而来,这个女子从大阴间而至,本是一地的旧识,这是要在阳间汇合吗?”刚才在那里说去过小阴间、了解大渊一战的进化者慨叹。   “你还敢说你去过小阴间,等着吧,楚风魔头保准打死你!”   因为,当年去过小阴间的人,几乎都是四大天尊的门下,算的上是楚风的仇敌。   “切,我怕那人贩子?他知道我是谁啊!”   “你不就是浑弈天尊的弟子吗?我认识你,好像叫什么陆仁!”   “惨了,道友不要说了,再见,就此再也不见!”   那个人跑了,消失无踪。   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在关注这件事。   比如羽尚天尊,是妖妖真正的亲人,可现在正在田园中过着幽静的生活,与世无争。   每日间,钧驮都会为他讲关于妖妖的事。   羽尚又是欢喜又是忧,他的三位儿女都死了,全被沅族谋害,有后人流落在小阴间,算是他仅有的血脉了。   他担心妖妖的生死,无比渴望能够见到那个不知道是第几代的孙女,他还不知道此时妖妖来了,并且已经威震阳间!   紫鸾采摘了一篮子桑葚,回到小院中,安慰道“老爷子,别担心,妖妖姐福大命大,不会出事儿。早年上古时,她在就被认为殒落了,结果还不是在当世出现,并在大渊找到肉身,虽然沉坠下去,但是,我想不会有事儿,反而会焕发生机,更加灿烂。说不定她已经在来阳间的路上,甚至到了!”   “是吗,那我要努力的活着,一定要等到她出现!”羽尚满脸都是笑容。   “您这都要进军大能领域了,寿元必然会提升一大截,自然能等到那一天!”钧驮拍马屁。   不久前,他被楚风那魔头抓住,差点吓死,能够活下来自然是拍羽尚马屁,天天讲妖妖的事,所以在这里格外的恭敬,满脸都是笑。   两界战场,轮回狩猎者终究是不甘心失败,他们都是活了很漫长岁月的特殊生物,无惧生死。   此时,那六名想要合击、排列出特殊场域的大能,纷纷举起长刀,并有一条模糊的轮回路浮现在他们的身前,在释放不可想象的能量!   这是轮回狩猎者的杀手锏之一!   此时,妖妖也主动出击了,凌空而渡,周身都被朦胧的光笼罩,此时她仙姿玉骨,睥睨所有敌对大能!   轰!   她挥动右臂,一时间,无数的光束飞出,大片的光雨洒落,像是羽化飞仙,格外的绚丽。   但是,结果却也是可怕的,那是什么?光雨如海,从星星点点,到无穷的倾泻,将前方的古路淹没。   砰的一声,那条模糊的轮回路断裂一截!   至于那六位挥刀的大能,也都身体摇动,几乎横飞出去,其中一人首当其中,被光雨覆盖了。   一刹那,他像是被剥脱了一个纪元的寿命,整个人干枯了,腐朽了,而后四分五裂,没有血液,只有尘埃。   当他倒下去时,居然化成尘埃!   一击而已,竟能如此,仿若时光悠悠,千古流逝,沧海桑田,一息间像是经历亿万年那么久远。   ……   阳间,极北之地。   武疯子倏地睁开眼睛,道“似乎有时间道则绽放,可以让我的时光术进一步蜕变。”   他说话间,周身都是光雨,时间碎片纷飞,他踏着光波,然后出世了!   在武皇出动,并祭出时光术时,阳间某一座名山也在轻颤,出现一道裂缝,有生物复苏,有古老的声音传出。   “我沉眠时,有人进山,挖我腐烂的时光经卷,现在……又出现了?”   。
推荐阅读: 《谁与争锋》 《武符》 《散尽桂花香》 《无限世界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