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虚 第三百九十四章 六道轮回(再中)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子虚

第三百九十四章 六道轮回(再中)

    日月神王笑道,你阿修罗一族凶名在外,和你做交易,我首先要考虑的是你会不会在我背后扎上一刀才是。看你这身源质神铠就知道了。     日月神王毫不掩饰自己对于那套神铠的眼红,神君对于这种外物已经无动于衷,可是神王毕竟只是神王,源质神铠的种种妙处他很清楚,一个大世界里某个纪元中能孕育出的源质矿很有限,阿修罗一族掳掠四方竟然能收集出如此多的矿石打造出一套基本上能完全免疫神侯境界外力攻击的铠甲,日月神王既是嫉妒又是忌惮。     修罗神王也笑了,说道,“看来我不提出些条件来,道兄也不会放宽心接受我的建议。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换如何?”     说着他随手拿出一小块源质矿石来,在手中上下抛着,说道,“只要道兄肯按我的建议安排布置,这块采自离天大世界的源质矿石就是你的了。”     日月神王看着那块几乎有人半个人头大小的源质矿,眼光一闪,然而沉吟了片刻他才摇头说道,“这个条件虽然看起来不错,不过这源质矿的融炼方法似乎由古至今就没几个人知道,我拿了何用?”     修罗神王大笑,“道兄果然是心思缜密,好好好,只要事情办妥,我再把融炼方法一并奉上,你总该满意了吧?”     日月神王压抑住心头跳跃,沉吟不语。     修罗神王看着那块源质矿,好似不经意的自言自语道,“这种大小的源质矿,虽然不能打造整套神铠,可是用来融入本命物提升品阶,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这日月神王的本命物是一套日月宫天镜,已经是仙品巅峰,却总是差些天地孕育的神物而无法走出那半步,晋升神器行列,修罗神王的建议可谓是正说中了他的心思。     修罗神王见他犹豫不决的样子,索性再加了一根稻草。     “据说天神界十七神君的旧约已经失效,不少传言说各处能见到神君本尊施展神迹,而我听到更有甚者说有八位神君大人已经陨落,如今天神界好像又要被拖入上届天庭崩解时差不多的乱局中去了,明哲保身者,例如道兄你,是不是要考虑一下以后的困境?”     日月神王的眉头顿时蹙紧。这个传言他也听弟子说了,可是当即他便笑斥荒唐,责令不许传讹,然而这句话从一位神王嘴里说出来,份量自然不一样。     一想到这位神王本就是公正神君的嫡系,他更加坐不住了,加上已经多些时日没有了空碧神君的任何消息,这片一直笼罩在心头的乌云顿时让他变得有些燥郁难安。     咬了咬牙,日月神王极力保持平静神色,道,“你说说你的建议。”     修罗神王将手中源质矿抛向日月神王,似乎根本不在乎他会不答应,“很简单,我的建议就是让你放弃你一直守护的天帝秘藏!”     见日月神王脸色顿时变了,修罗神王示意他先别急,慢慢解释道,“能装进口袋里的才是自己的,道兄又不是不知道天帝秘藏乃是苏摩凌御留给后人的传承,我可不认为在宝藏上盖几座宫殿立下山门就能让它自己弃暗投明。”     修罗神王说道,“在你山门留书之人早已经得到了四件天帝秘藏,这第五件是他势在必得的,道兄何必为了不是自己口袋里的东西而放弃已经到手的东西呢?”     说着,他示意日月神王自己掂量手中的源质矿石,再做计较。     “天帝秘藏就算是苏摩凌御的东西,也已经是无主之物,谁都可以去拿。”     日月神王似乎有些犹豫,毕竟对于源质矿石来说,天帝秘藏的诱惑更大。     修罗神王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说道,“这话要是空碧神君来对你说,想必你一定会同意,可是这个已经不可能了。”     听到这日月神王心底一沉,说道,“你究竟知道些什么,为什么不索性明说!”     修罗神王这时才往前一步,走出那片阴影,同时伸手取下了脸上乌金面具捏成一道黑黝黝的光华融入源质神铠,露出一张在日月神王看来极为陌生的年轻面孔。     紧接着源质神铠也被他收入体内,露出一身天神界并不多见的对襟薄衫,朝日月神王一笑。     ……     ……     远在极东海上的兰屿岛平静了好些日子,颜子虚和两个神君都在静室潜修,虽然除了一个声光禁制外,没有设置过多的防御结界,可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个关键时刻,连一向不甘于寂寞的孟罗都耐下性子天天拖着蛋蛋在湖边钓鱼厮混,美其名曰修身养性,当然这话除了羽婵娟外没人相信。     蛋蛋的心神联系被某种巨大的力量强行屏蔽了,也只有摸着脑袋去猜的份,听到孟罗总是打趣说静室里会不会三个人进去,五个人出来,他干脆配合着打了个赌,当然是押在自己老爹这方,孟罗也不在意,早有了打算要爽利的输一把。     这厮心里已经明白,颜子虚要是真能融合那四道神君本源的话,以后调侃的对象就很有可能是一位九天十地气运集于一身的天位神君,那已经不是看你一眼就会死的存在了,说不定说句玩笑话都可能引得一记天雷劈过来!     以前在这湖边被阿梨欺负得满地乱窜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孟罗总有些忍不住想叹气了感觉,以后这队伍里就是三位神君的存在,谁还敢惹?     每每想到这孟罗完全提不起先前在日出国海边曾有过的昂扬斗志,心想小爷我还是提前退休,每天钓钓鱼想想传宗接代的事好了。     这天他又和蛋蛋一人一根钓竿在湖边无聊,忽然间只觉得一阵舒适微风拂过湖面。     一旁的蛋蛋把钓竿一扔,起身大叫,“出来了!”     孟罗皱着眉呵斥道,“什么出来了,是都躲起来了吧,你这样一喊,鱼哪里还敢出来咬钩啊?”     蛋蛋蹦跶着解释,“什么鱼啊,我说我老爹出关了!”     孟罗知道蛋蛋和颜子虚之间有那种特殊的心神感应,哦了一声,然后却很奇怪的看了看天色,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不对啊,神君出关,按理说应该是天地风云变色才对吧,怎么悄无声息的?难道是破境失败??”     蛋蛋瞪了孟罗这乌鸦嘴一眼,“你才失败,要不要我说你全家都失败?”     孟罗自觉语失,呵呵自嘲。     蛋蛋骄傲的说,“我已经感觉到了,老爹的气场至少比闭关前要强!”     “强了多少,十倍有没有?还是一百倍一千倍?”     孟罗很好奇神君和神侯之间的差距。     蛋蛋呆了呆,摸着头说道,“这个,好像只强了那么一点点。”     两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