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变 第二章 梦魇迷局(上)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神变

第二章 梦魇迷局(上)

    更新时间:2011-07-11     但萧无极却是高兴不起来,相反的却是异常的愤怒。是的,愤怒,很愤怒!赢得了荣誉只是个虚名罢了,人――才是实实在在的根本,况且也只是个平局。胜也好,败也好,都不重要。萧无极绝对不能忍受有人竟然在自己眼皮底下伤害自己的得意传人。但偏偏墨彬彬初生牛犊不怕虎触动了萧无极的逆鳞。说他初生牛犊是抬举他,在萧无极眼中他就是个渣――人渣。     容忍了这么多年,萧无极觉得自己真的很是憋屈。不就是神变第一大派吗,有什么可狂妄的。又想到如今身受重伤的玄昊天,忘尘子觉得自己很是对不起他。忘尘变门的荣辱竟然压在他一个人的肩膀上。是否真的太重了?     多罗变门的朱公明此时也是一阵惆怅,现今墨玉琼墨彬彬都身受重伤,他觉得自己无法向掌门交代。这一刻,他怀恨起来忘尘变门,都是你们这帮无知之人惹的祸。     这次的两派交流将两派之间长久积压的矛盾彻底激化了。一股愁绪笼罩住整个忘尘变门,就连刚才还艳阳高照的天空,此时也变得灰蒙蒙一片暗淡。     有些该来的,没来的,可能来的,都将一一到来。而这些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忘尘变门四大长老也是一脸阴霾,忘尘变门众人皆是从小生活在一起的,这些孩子也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忘尘变门招收弟子从小大家就是朝夕相处,情同兄弟姐妹。也因此忘尘变门是最为团结的一个门派。没有什么权利的相争,也没有什么勾心斗角,大家都是相敬如宾,和谐相处。生性平和的他们,不是忍让,而是不屑。可是,忍让到了一定的极限便是爆发。     而这也将不远矣。只是不知道众人有没有准备好!     圆月高悬,清冷静谧。夜晚的忘尘变门一片安详,树影斑驳摇曳,微风轻缓舒畅。夜静悄悄的,只偶尔几声鸣叫在山谷跌宕开来,婉转幽深。忽地,一丝乌云遮月,似是预示着什么即将发生。微风虽是轻缓但却带来阵阵凉意,树影摇曳不停虽是平常但却平添几分诡异。夜离奇的美丽,又离奇的诡谲。     忘尘变门惊门北院一处庭院内的一间素朴的房间中,玄昊天静静地躺在床上。这已经是比试后的第十天了。玄昊天伤得自是不轻,好在萧无极将一些灵药仙草炼化成丹让玄昊天服用了些,才不至于留下顽疾。但尽管这样玄昊天的身体依旧虚弱不堪,尤其是元神的损伤,并不是十天半月可以调养好的,少则半年,多则数年不等才可以完全康复。     萧玉儿亦是伤得不轻,但比起玄昊天来就相对好多了。不过此时的她依旧昏迷不醒。至于多罗变门的姐弟俩,除了姐姐墨玉琼伤得略微重点,弟弟墨彬彬倒是四人中伤得最轻的。     忽地,躺在床上的玄昊天动了动手指,紧接着眼皮忽闪忽闪地也动了几下,而后渐渐睁开了双目。这一瞬间,玄昊天就感觉到浑身酸痛无比,又好似针扎般疼痛。玄昊天艰难地用手撑着身子坐了起来,并开始运转体内灵力以修复受损的身体。     “嘶”玄昊天倒吸一口冷气,灵力在体内一流转便是牵动到了身体的旧伤,一阵疼痛之感立马传来。玄昊天咬牙忍受着,现如今也只有用灵力修复身体才是最快的。忍着那阵阵剧痛,玄昊天将体内的灵力一圈圈地运转起来。虽是一阵疼痛,但其效果还是很明显的,阵阵清凉之感不时传来。     运转了几个周天后,玄昊天不禁欣喜起来,在那场艰辛的比试后自己的灵力又粗壮了些,修为已然跃入到了炼形中期。而对于那次比试的情形,玄昊天却是感到模糊不已,但朦胧中似乎又记得一些。比如,在迷蒙中好像听到忘尘子说什么张晴是真阴之体,而自己是真阳之体。     难道自己真是真阳之体?玄昊天不禁疑惑起来。忽地,他想起来了,在四年前,自己那年和络锋秀有过一次比斗,好像自己中了他的一道天火符,但自己却感觉不到丝毫不适,更是有种享受的感觉。难道自己真是真阳之体?玄昊天心里一阵庆幸,要不是自己是真阳之体还真要输给张晴呢。     这么一想,玄昊天霎时便想到了那个该死的张宇。都是张晴坏了自己的好事,要不自己早把张宇给废了。一想到张宇,玄昊天便是十分的憎恨,竟然敢伤害自己心中那神圣的仙女。玄昊天发誓有朝一日自己一定到报仇雪恨,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你活着,都要将你打得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想起萧玉儿玄昊天便是一阵疼惜,她现在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好了没有?     其实,玄昊天能这么快醒来,并非忘尘子给他服用的灵丹有多神奇,而是玄昊天自身的原因。在玄昊天八岁前,他每天都会浸泡从他左手处的命天轮印记上流出来的金色液体。玄昊天虽是不知道这金色液体到底是什么,但每浸泡一次玄昊天都感觉身体变得更加强壮,而且修复能力也变得更为强劲。一不小心割破的手指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到了原样。     玄昊天这次醒来虽是感到浑身酸痛无比,但那只是长久没活动导致的。在他适应过来后,他基本上已无大碍了,要不怎么灵力只运转了几个周天就感到浑身舒适呢。     就在玄昊天兀自在那担心着萧玉儿伤势的时候,忽地,一丝黑影在玄昊天房前闪过。霎时,玄昊天便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心悸,似是一道如实质般的精芒刺向自己。玄昊天麻利地穿好衣服,推开房门,朝着那黑影的方向奔去。     那黑影的闪动极快,东奔西走间便出了忘尘变门来到了惊门之内。     忘尘变门的护山大阵有一奇特的地方,在不得五门阵的阵法要领的情况下,但凡从忘尘变门外闯阵的人等同于以卵击石,徒增伤亡;可要是从忘尘变门内到忘尘变门外,那又是另一番场景了,五门大阵只是单向性的,只防止忘尘变门外的人的入侵。也因此那黑影便毫无阻碍的来到了惊门之内。     玄昊天从那黑影的左右忽闪东张西望以辨别方向上看出,那黑影并不熟悉忘尘变门的地形,进而玄昊天便肯定起来,那黑影应该是多罗变门三人中的一个。那黑影的身法速度极快,因此,玄昊天也辨别不出他是男是女。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或是阴谋,要不都大半夜了怎么还在忘尘变门瞎转悠。     只不过,玄昊天并不知道这黑影就是为了他而来的。     这黑影正是伤势刚好不久的墨彬彬,四人中他的伤势最轻,也因此,最先醒来。可醒来后的他便是想到了在比试上中玄昊天给他带来的耻辱,自己竟然败了,还败得那么窝囊。他无法忍受这失败的结局,他觉得这一切都是玄昊天造成的。因此,自醒来之后,墨彬彬的脑海内便是时刻想着报仇。本是嚣张无比的他,怎么可能容忍别人在他头上嚣张呢?仇恨的烈焰燃烧了他的心智,他也忘了现在这是在哪了,他只想报仇雪恨。于是,便有了这次的潜行,以引诱玄昊天上钩。本来他是准备在玄昊天尚未醒来时,将他扼杀在睡梦中的,可没想到玄昊天提前醒来了。不过,这也没关系,他决定将玄昊天引到一无人的地方,再将他击杀,以雪自己心中的仇恨。由于对忘尘变门地形的不熟,又怕惊动其他人,他便小心地潜行着并试图寻找一无人的地方。这也是玄昊天肯定他是多罗变门的人的原因。     玄昊天以为那黑影想做什么对忘尘变门不利的事,便紧紧地跟随着。殊不知,一件将影响他一生命运的事,正在悄然发生着。     稀疏的星辰洒下点点清辉,落在绵延起伏的群山之间,柔和的光线透过茂密的树冠,给夜间的森林染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又在林间的空地上点缀了几许淡淡的斑驳。夜色很深了,林子里静悄悄的,只有一些不知名的夜行动物偶尔发出低低的叫声,还有山风偶尔吹动树叶的轻响,让森林逾显幽静。在山林深处忽然出现几条黑影,黑影陆续增加,共有二十来个。这二十来个黑影全部着一身黑衣,黑纱蒙面,只露一双眼睛。为首的一个黑影,眼神如刀,不时扫视着四周。在他身后,簇拥着二十来个看起来异常精悍的黑影。     就在这时,为首的黑影一伸手,众人立刻停下,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地形,接着打了个手势,几个下属放慢脚步,小心向前推进,走了一段,沿途平安无事,于是有二十来个黑影再度前进。     “该死的玄昊天。”黑影咬牙切齿,恨恨的骂道。“等着瞧吧,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要不是玄昊天的反应实在太快,黑影又先存了轻视之心,决不可能在他黑影精心布局的梦魇迷局中逃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