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元 第四卷 钟山 第三十一章 传承烙印
当前位置: 首页> 奇幻玄幻> 境元

第四卷 钟山 第三十一章 传承烙印

九阳城这场动乱历时三日,终于被三氏给暂时抚平下去了。就如炎氏那位贤者所言,除了那些死于战乱中的那些人,这九阳城烛氏徒众皆被暂封了真气,搭了个巨大的棚架,围上千人将他们看押起来。     当然这些人也不是城中烛氏所有中人,人群中魂师之下除了那烛强卓不知所踪,其余皆在此。而魂师之上竟无一人,就连那烛强良也似乎一无所踪。三位贤者一商量,一面吩咐了人严防城门和圣山并派人不断巡视全城,另一方面将诸事整理起来,一并报于三位巫侍。     而三日后一场淅淅沥沥的小雨,将整座九阳城冲洗的干干净净,那些杀害同族释放或者留下的血迹,也随着这场小雨被掩饰下去。只是隐藏在其中的仇恨,就不知何时才能随着时间淡去。     而在烛氏那座大院中,一独臂的男子站立在屋檐下,望着这淅淅小雨,紧锁眉头,似乎在回想追忆着什么。     “踏踏踏”,他身后传来细琐的脚步声,他不用回身,也知来者何人。     “九叔,一遇下雨,你又在想三年前之事?”他身后传来一妙龄女子之声。     “怎能不想,三年前那人废去我一臂,虽残留我一小命。可那断臂苟活之辱,我怎能轻易忘去呢?”那男的长叹一声,低头望了那断臂一眼,脑海里回忆起三年前那个身影来。     这雨声“滴答滴答”打在屋檐上,终于下了一阵之后,渐渐小去,最后听了下来。那中年方转过身来,在他眼前,站立着一个紫纱遮面的妙龄女子来。他宽慰一笑,说道:“小姐既来此处寻某,想来定是有些话说与老奴听吧!”     “九叔真知我也!阿碧这几日辗转反思,没一日可睡好!虽合我三氏之力,一下控制了整个九阳城的局势,可我炎氏在其他二氏看来,终究不过附属而已。只怕烛氏一除,接下来很有可能对付我们;更怕这烛氏回过气来,第一个对付的便是我们,难道你不曾见这数日来,可曾捕得烛氏真正重要的人物,还有那祝氏和烈山氏,独让我居住于此,难道会怀好意么?”一想起其他两位巫侍嬉笑的面容,她如何看不出其中讥笑的意味。     其实,她真正忧心的根源却是来自于她们三个巫侍对大巫的背叛。     “小姐你多想了!圣山上有主人的布局,想来在其他三氏中也吃不得什么亏的。而这九阳城中,有衍大人坐镇,其他二氏的两位贤者,想来也是不敢轻易造次的。至于其他两位巫侍大人,这个小姐你要留心了!”这九叔继续宽慰道。     “阿趣那边,我自信以我的能力还能对付得了,倒是絮丫头平时笑嘻嘻一无正经的样子,论心机却是在诸女之上。若真玩起手段来,怕就是眼下局势,我们依然是岌岌可危!”阿碧一脸忧心忡忡地说道。     那九叔正欲再言,院落外却是下人进来禀告,说是另二位巫侍大人前来拜访,人已在会客厅中等待了。     阿碧看了九叔一眼,略微吩咐了那下人一句,轻叹了一声,一个人踩过有点潮湿的地面,朝院门外走去。     “阿碧姐姐,你来之何迟!我和阿趣姐都在此等了半天了,我可不管,等中午说不得也要在你这里蹭上一顿了!”一听得脚步声响起,一个年龄看起来和她差不多的少女一下子从凳子上跃起,跳过来就拉阿碧的手臂,看起来一副自然熟的样子。     而在座位上的静坐着另一女子,面上也是纱巾遮挡,不过隐隐还是看的她冷若冰霜的样子,手中正放下茶几,朝阿碧看了一眼,也未见得她起身。     阿碧的余光看了她一眼,脸上却露出笑意来,言道:“倒是让两位妹妹久等了,阿碧正在院中观鱼,多怪我下面之人没来得及告知我!”她说着,脸色突然一冷,指着旁边伺候的两位婢女骂道:“真是要你们无用,两位大人来自,为何不早先告知我?”     那两婢女皆跪拜于地,磕头不止,额头都磕出一滩血来,阿碧依然是怒容不变,没见得叫她们停止。那位阿趣拿起茶几在唇边轻抿了口,赞了声好茶。阿碧终于冷哼一声,那二人也不过额头鲜血,躬身退了下去。     “两位妹妹今日造访,不单是为了一顿饭而来的吧!莫非是有事找我商议不成?”等跟着那两位巫侍一道来的两位贤者也一并退下去之后,厅中再无一人时,阿碧方开口问道。     “这处昔日烛氏住过的房子你还住的惯吧!”那阿趣冷冷道出这么一句。     阿碧眼角闪过一丝恼意,随即又很好地掩饰下来,不过这一幕却是被那絮丫头轻易看得,她抚掌笑道:“我看阿碧姐姐这几日定然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你不曾看得这大美人儿,这几日都消瘦了么?”     “你这丫头!”阿碧抿唇一笑道,“哪里什么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夏雨绵绵,昨夜偶感风凉罢了,不过倒是让妹妹好生嘲笑了一番!”     这话题自此揭过,那阿趣拆开一句,这絮丫头自然接过阿碧的话来,说道:“我和阿趣姐姐此来,非是关我们三氏之事。所说的,而是关于我们自身之事!”     “你是说,你们此来,是为了大巫和阿玉之事而来?”纵然阿碧心中早有很多猜测,但没想到她们此来,却正中自己最不想去面对之事。     话题一言及大巫,那絮丫头一时也严肃起来,阿趣也跟着站起身来,走了几步来到二女面前,慢慢地说道:“自昨日始,那封印在我身上的传承烙印已经彻底地消失了。三日前方开始时,我尚未放在心上,以为这是违背大巫所遭受的反噬之力,不过这烙印消失之快,就连我氏那位贤者也无力挽回。此事本不便于两位说,但料想两位身上应该也会出现此征兆吧?”     阿碧和絮丫头听她惊天一语,脸色均是大变。因为这传承烙印的消去,便是意味着她们将失去承接大巫的资格。     果然,这三日一直为诸多事所困扰的阿碧,当她真正留意到自身身上的变化时,那烙印的气息慢慢流淌逝去时,她此刻的表情再也控制不住,一下子变得难看之极起来。另外二女见了她这脸色,丝毫无幸灾乐祸之意,相互对望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出了答案。     “这么说,小妹我身上烙印的消失,也只在数日的事情了。那时,怕这圣山上的局势尚未一目了然吧。”这絮丫头也只剩下了苦笑罢了,她接着说道,“那么两位姐姐,唯今你们可有何计策?”     阿碧和阿趣心中皆想到,你这丫头明明有了计策,非要问计于人。不过她们也清楚,她的计策,或者说她们的计策,唯有一条罢了,就如絮丫头说的,圣山上的局势尚未一目了然。     “看来,我们终究还是要回圣山一趟了。这传承烙印的消失,想来定是困在秘境中的大巫用秘法去召唤那股力量吧。若我们不能在七日内自祭坛前得回那烙印,那这失去,便是永远地失去了!”阿碧看了二女一眼,道出了其中她们的困境。     “这圣山一经封闭,这个时候想回到圣山去,莫说那九宫火阵,便是破入其中,还需我们身上的传承烙印,只是可惜我这烙印既逝,一人无那能力,两位可愿此间助我?”那阿趣想了会儿,突然开口言道。     “小妹自保难及,怕到时跟上姐姐,还要连累姐姐一番。不若姐姐你多等几日,由阿絮我先去探得一番,再等大势定下,再回圣山不迟!”这阿絮依然恢复到她笑嘻嘻的模样。     “那么阿碧姐,你也这么想的么?”阿趣的目光始终落在阿碧身上,她本来就没奢望这阿絮能带她从回圣山,便是真的回了,若是她突下毒手,以她氏的实力,若无真凭实据,怕她们烈山氏也奈何不得。而炎氏则不然,他们既然背叛烛氏,已经是丧失了最大的助力,此时的情况便如逆水行舟,不进则亡。若真敢果断地拒绝她,那事后也承接不了烈山氏的怒火。     实际也真如她所想那般,阿碧只是稍作一想,也相通了其中的利害,再想到她身上的传承烙印也能勉强再带几人一并进入其中,颔首示意算是答应下来了。     阿趣露出此事必然如此的表情来,一见阿碧答应下来,也不再看她一眼,转过头问道阿絮:“那么絮丫头,你打算何时进入圣山呢?”     “嘻嘻,既然两位姐姐一并进入。那丫头我也图个安全,不若和两位姐姐一并走吧,路上有两位姐姐照应,两位姐姐不会嫌弃小妹吧!”阿絮突然转换了念头,这句话说得另二女皆是一愣。     这丫头莫非为何转了个念头,莫非又在耍什么小伎俩不成?     阿趣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禁暗道。     “如此甚好!我们三人同去,或许会真如阿絮所言,能轻易地得回失去的传承烙印难说呢!不过此事可莫言于氏中其他人说,不然其后果不用说也可知矣!”阿碧只是一愣,随即笑着说道。     “既如此,两位姐姐也准备下吧,到时候我们都只带上一可信之人回去便是!那这顿饭阿絮我也不蹭了,等饭毕,我们在那处传送石阵前碰面如何?”     望着那二女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阿碧在原地站了许久,这才回过身来,呼来一个服侍之人,轻声说道:“你去请我九叔来,叫他来院中一见!”